闸北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天龙之我自逍遥第二十一章符元的消息

发布时间:2020-01-29 03:56:11 编辑:笔名

天龙之我自逍遥 第二十一章 符元的消息

几个绝顶高手和大部分一流高手都同意了一年之后的重阳节在华山之巅比武对决,少数几个没有表态的人自然不会再出言反对,既然山上再没有什么便宜好占,这些人纷纷下山而去。

“郭兄,白兄,段王爷,咱们一年后再见!”慕容龙城果然城府够深,脸带笑容的向郭岩、白自书、段素兴打了个招呼,又冲王烈笑道:“希望下一次,你还能有这么好的运气。”说完他大踏步地往山下而去,一步跨出就在数丈之外,没几下,就已经消失在山脚下。

王烈摸着鼻子道:“这应该是我说吧,下一次你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王烈可是有足够的自信,当如今为止,他还没有碰到武学瓶颈,一年的进步足以让他把慕容龙城甩在身后。

慕容龙城下山而去,利空法王自然也告辞离去,于培风担心一个人留下会被围攻,也跟着利空法王一起下山而去,他的那帮星宿派弟子自然跟着他而去。

等着他们那方的人都撤去,白自书冲众人一拱手,一眼不发也飘然而去。山顶上就剩下郭岩、段素兴和海岩大师,当然还有王烈和范风几人。

“剩下的事情你自己解决,老夫也去了。”郭岩扔下一句话,几个腾跃也消失在山脚下,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作风倒是跟他的外号一样。

“别看我,我好不容易上次天山,怎么也得游览一番,小兄弟,咱们虽然刚认识没多久,你可是坑了我一把,别的也就不说了,好酒好菜招待着。”段素兴说道,刚才王烈可是把他推了出来。

王烈笑了,“段王爷放心,这里别的没有,美酒绝对都是你没有尝过的。是吧,大师姐!”最后一句却是冲着巫行云说的。

“只要喝醉了不弄脏我灵鹫宫,酒管够。”巫行云说道,她正常发育后性子也没有变成天山童姥那样,灵鹫宫虽然都是女弟子,但是也没有仇视男子的习惯,没有男子不得入内的规矩。

“海岩大师,多谢你远来援手,时候也不早了,你也留下用顿斋饭吧,我让人把山下的少林弟子都请上山来。”王烈又冲海岩说道。

巫行云对王烈把灵鹫宫当做招待人的地方很是无奈,不过她也没有反对,吩咐手下人配合,她自己则带了李素宁回宫而去了,王烈没来之前,她一直和群雄对峙,所费的心力也是不小,现在可以好好休息了。

王烈吩咐灵鹫宫的弟子准备酒菜,让段素兴和海岩大师稍待,他则是跟范风两人下山而去。

果然不出他所料,才走到半山腰,就遇到一帮武林人士正要上山看热闹,星宿派弟子撤去之后,这帮开始没有资格上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武林人士纷纷想要上山去看个清楚。

王烈在山路中间站定,二话不说,先是一掌拍在路旁一块方圆丈许的石头上,“咔嚓――”一声响,那比成年男子都高的石头四分五裂。

本来乱糟糟的一群人顿时鸦雀无声,被王烈这一手给震住了。

“诸位,天山之上的事情已经解决,都散了吧,这里没有热闹可看了。”王烈运起内力说道,声音在每个人耳边清晰的响起。

“我们只是想上山看风景!”一个声音从人群中发出。

“嗯?”王烈一瞪眼,看向那说话的人。

那人顿时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呼吸都有些不畅,退后两步险些摔下台阶。王烈的内功已到了极高的境界,一举一动自有气势,这连二流都算不上的武林人士自然承受不住。

眼见王烈发怒,众人不敢多言,纷纷回头下山,当然有很多人心里腹诽道:“等回头我再偷偷溜上山,你还能一直守着不成?”

“烈少,我下山去打探一下,看星宿派的人都撤走了没有。”等人都消失了,范风对王烈说道。

“也好,你自己小心一点,星宿派的高手不少。”王烈沉吟了一下,说道,打探消息还是范风出马更好一点,虽然巫行云已经让人盯住星宿派的去向。

范风点点头,展开轻功,朝山下奔去,他的武功进来进展不错,距离一流高手也不远了。

当下王烈回到山上,陪着段素兴饮酒作乐,海岩大师也以茶代酒,三人谈天说地,自不多言,酒足饭饱,众人都到灵鹫宫安排的房间去休息了。

王烈则是来到接天桥边,静坐运功,一个周天刚刚完毕,就看到范风踏着铁索过来,一个跟头落到他面前。

“烈少,星宿派的人确实都撤走了,一路往西边而去,连探子都没有留下。”范风笑着说道:“不过我在他们的队伍里看到一个人,你猜是谁?”

“哦?你这么说那肯定是你我都认识的人了。”王烈拍拍身边的石头,示意他坐下,扔给他一个酒壶,道:“这我还真猜不出来。”

“我见到的时候也很惊讶,还以为认错人了。”范风说道:“是符元符大夫!”

符元是柳复生的师父,当年王烈在慕容龙城手下受伤,还是符元救回了他,符元曾经高中进士,后来不惯官场黑暗而辞官不做,悬壶济世,隐居在黄龙县,后来柳复生出去闯荡江湖,符元也说要去天下游历行医,就一直没有了消息,没想到他竟然在星宿派出现了。

“他怎么会在星宿派?”王烈眉头皱了起来。

“我也很奇怪,所以我跟了他们一段路程,找机会溜进他们的营地,还好看守他的没有什么高手。”范风说道。

“你是说他被星宿派抓了?”王烈站起身来,若是如此,自己可就要追上去把他救出来。

“也不完全是吧。”范风说道:“符元说是星宿散人抓了一大批大夫跟他研讨医术,倒是没有难为他们。我本来想带他出来,他没有同意,他说他在那里不会有危险,而且他还有几个朋友同样在那里,不想独自离开,星宿散人只是让他们研究医术,并不会伤害他们。”

“竟然有这种事,星宿散人这事搞什么花样。”王烈道。

“他既然擅长用毒,我猜他也是想让那些大夫帮他研制毒药吧。”范风说道,“符大夫还跟我说了一件事,他说他一把老骨头怎么都不要紧,拜托你帮他照顾一下柳复生。”

“这不用他说我也会的,复生当年可是救过我,可惜他跟大柱回家乡了,不然他们倒是能见上一面。”王烈说道,他担心江湖起乱子,让柳复生和张大柱回黄龙县去躲避一下。

“他还说了,他离开黄龙县之后,到处寻访,倒是发现了一些跟柳复生的身世有关的线索,他说柳复生的亲生爹娘可能在福建一带,拜托我们帮柳复生找寻一下,还给了我这个。”范风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个包裹。

王烈接过包裹,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是一个包婴儿用的襁褓,还有一块小孩巴掌大小的玉佩,其他也没有别的什么,王烈能看出来是小孩身上的东西,但是看不出来其他的什么了。

“交待那么多干嘛,走,咱们去把他救出来再说。”王烈把东西包起来,说道。

范风摇摇头,说道:“他要是肯跟我走,我早就把他救出来了,他说了,跟星宿散人能学到不少医术,而且他要是走了,他的那些朋友就活不成了,他的那些医生朋友都不知道被星宿散人关到什么地方去了,这次只有他跟着大队行动了,所以除非一次把他们全救出来,不然符大夫不会跟我们走的,总不能用强吧,那他会恨我们的。”

“真是头疼。”王烈说道,“等着让复生来劝劝他,这星宿散人真是不干好事!”

“别担心,依我看符大夫不会有什么危险,那些星宿派的弟子对他还是挺客气的。”范风说道。(未完待续。)

广西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济南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滨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南阳白癜风中医院
金华癫痫病权威医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