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北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第一贤妇 第266章 想要什么奖励?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7:51 编辑:笔名

第一贤妇 第266章 想要什么奖励?

简莹一直以为辉白看中的人是元芳,再不然是金屏、银屏、云筝三人之中的一个,没想到竟是她最先排除的晓笳,一时间惊讶又不解,“你不是说自己年纪不小了,急着寻摸一房媳妇儿吗你不觉得晓笳太小了点儿”

十二岁的小姑娘,身量还没长开呢,即便他下得去口,她也不忍心做这个主。篮。色。书。巴,..

辉白神色不自在起来,有些急切地解释道:“二少夫人莫要误会,小的并不是现在娶,只是想先定下来。

等到她及笄长成了,小的也近弱冠之年,可不是年纪不小了吗”

“你打算得倒是长远。”简莹被他逗笑了,“晓笳才十二岁,只怕还没开窍呢。你让我现在把她许给你,她敬我是主子,或许会答应。

等她年长几岁,懂得情情的事儿了

,觉得跟你不来电,又后悔了,那不是把你给耽误了”

辉白满不在乎地笑了一笑,“不妨事,三五年的工夫小的还等得起。”

简莹瞧着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对晓笳情根深种的样子,心下愈发好奇,“既然等得起,为什么不等晓笳成年了再来提亲难道你有什么苦衷,非要现在定亲不成”

最后一句,已经不自觉地带出了几许冷意。

辉白知道二少夫人对待下人素来宽厚,房里的几个大丫头都被她宠得跟小妹妹一样,他若是说出半句对晓笳轻慢不尊重的话,这门亲事没指望了。

在心里酝酿了一番,才慢慢地答道:“夫妻是要一起生活一辈子的,小的以为,择偶之时不能以貌衡量,也不能一心只想着情之事,要选一个最合适自己的人,才能柴米油盐,平平静静地过日子。

小的打小性子慢。偏生是个喜欢说笑的。往往一句话还没说完,别人不耐烦,转了话题或者走了神。等年纪大一些,倒是有人耐心听小的说话了

小的自诩有几分幽默。可是幽默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捧场,只有晓笳听小的说话会笑。

小的也是因为这样才注意到她的,留心观察几回,发现她外表沉稳安静。内里聪慧灵透,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儿,正是合适自己的良配。

唯恐别人发现她的好处,抢先聘了去,便借着这回的事,寻了二少夫人做主。”

简莹自个儿是个现实的人,很是赞同他那句“要选一个最合适自己的人”。对这世上绝大多数人来说,情都是可望不可及的奢侈品,偶尔幻想一下罢了。

现实之中,有几个人整天把情啊的挂在嘴上说白了。不是选一个合适自己的人,搭伙过日子吗

可惜的是,很多人不明白这个道理,不懂得“合适”二字的珍贵。一旦有点儿小钱或者小名气,忘记自个儿是谁了,总是强求,去贪恋那些不适合自己的东西。折腾一圈,最后一无所有。

如果上辈子有个跟辉白条件差不多的男人,告诉她说她是那个最合适自己的人,她搞不好嫁了。

当然。这只是她个人的想法,辉白来求娶的也不是她,她给辉白点一百二十个赞都没用。

虽说晓笳不是那种轻飘不切实际的性子,可哪一个女孩儿情窦初开时对情没有一点儿幻想呢让一个才刚十二岁的孩子。去面对活了几十年的人都未必能参透的“现实”,会不会太残忍了一些

算晓笳早慧目远,晓得“合适”最好,也未必会觉得辉白是最合适自己的那个人。

思忖一番,便道:“你的心思我了解了,我帮你探探晓笳的口风吧。”

辉白也知道婚姻大事急不来的。跟简莹道了谢,略一迟疑,又道:“二少夫人,您慢慢跟她说好,莫要惊吓到她了。”

“好。”简莹笑着应了,打趣道,“这媳妇儿是不是你的还不一定呢,你先心疼起来了。”

辉白面皮微红,不过到了这份儿上也没什么好忸怩的,索性把想说的一股脑都说了,“请二少夫人帮小的多说几句好话,小的感激不尽。

她若实在不愿,您也不要急着帮她寻摸下家,过个三年五载,兴许她会改了主意呢。”

简莹忍俊不禁,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行,我帮你盯着,如果她想嫁人了,我一定让她优先考虑你。”

有她这话,辉白便放心了,扯着袍摆跪下,郑重磕头,“多谢二少夫人,小的若能如愿娶到晓笳,定当一辈子感念二少夫人的恩德。”

“别别别,你这样我有压力。”简莹忙摆了摆手,将他叫起来,“你和晓笳的事儿先搁一搁,咱们聊点儿别的。”

顿了一顿,接着道,“这回的差事你办得不错,叫牛拉犁总要给牛吃草,说说看,你想要什么奖励”

辉白想了想,露齿一笑,“您若想奖励小的,让晓笳多去茗园跑几趟腿儿吧。”

说完没听到回音,略抬了抬眼皮,撞上简莹审视的目光,忙解释道,“小的没有别的意思,不会私相授受连累她名声的,是想多见她几回,给她留下些好印象。”

“我尽量吧。”简莹含糊其辞,看了他一眼道,“这个算不得奖励,你再说一个。”

辉白揖礼推辞,“小的不过出了个点子,实在没出什么力,不敢领受二少夫人的赏赐。”

简莹也不再追问,等到姜妈和霍大年说完话,带着两个孩子过来磕头告辞,赏了霍金蓉两对儿串珠的头花,霍金文一套文房,便叫辉白领着他们出去。

霍大年出府操持开作坊的事儿,霍金文去前院周沅的书房伴读,霍金蓉则依旧回梨花苑去。

八月初八这一天,参加秋试的学子们进入考场,在那小小号房里笔伐征战。一连三场考下来,便到了中秋佳节。心里有底的或者不在乎结果的,借着节日的气氛大肆放松,那些心里没底、看重结果的则食不甘味,惴惴难安。

济安王从小得到老太妃的悉心教导,算得上文武双全。儿子肚子里有几点墨水,别人不知道,他却清楚。周沅考中秀才纯属运气,参加秋试也是垫底的货。未免名次太低丢人现眼,便拘着没让参考。

周润的病情时好时坏,方氏顾着小的,便顾不得大的了,也未曾对此提出异议。

过完中秋没几日,是简兰出嫁的日子。

按照济南府这边的风俗,孕妇与新娘也是不宜相见的。简莹原本懒得去见,是以简兰成亲这一日,便差金屏送了两对喜盒过去,自个儿只管窝在家里吃吃睡睡。

原当简兰和苗少爷这桩板上钉钉的婚事,再不会生出什么波折了,谁知花轿抬到半道上,又原路抬了回来

未完待续。

ps:感谢“喵咪小姐”的平安福和月票,鞠躬~搜搜篮色,即可后面章节

...

湖北白癜病医院
潮州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娄底好的白癜风医院
湖北白癜风
潮州好的性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