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北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快的滴滴回应专车服务涉嫌洗白黑车目前法律

发布时间:2019-11-09 17:51:56 编辑:笔名

快的滴滴回应“专车服务”涉嫌洗白黑车 目前法律对此是空白

连续报道

《打车软件卸载行动》

11月7日,扬子晚报以《打车软件专车服务功能成为黑车洗白中心?》为题,报道了南京部分的哥的姐联合起来,卸载滴滴和快的打车软件,来抵制两家企业此前推出的专车预约服务,并给出三天期限,请企业拿出改进方案。如今期限早过,的哥的姐们都卸载了打车软件了吗?两家企业对此事态度又如何呢?专车预约服务在南京的困局又该如何来破呢?昨日进行了探访。

扬子晚报全媒体徐媛园

调查

智勇在线统计:5000多名的哥称软件已卸载

此前,扬子晚报联合南京广播102.4智勇在线、江苏卫视南京零距离对南京出租车市场发起调查。昨天,通过智勇在线平台实时统计回复数据,截至昨天17点节目结束时,已经有5000多名司机明确表示,已经卸载掉了两家打车软件。扬子晚报昨天早晚均以乘客身份使用打车软件叫车,早上在奥体附近很快便叫到了出租车,不过是一辆出租车。而晚高峰在新街口,却无论怎么叫都没有人应答,放弃了呼叫。昨天也在路旁采访了10名出租车驾驶员,其中有6人使用了打车软件,6人中有2人表示已经响应行动卸载了该软件,另外4人表示想再继续观望。

目前安装了滴滴打车软件的出租车驾驶员已经有七八千人,卸载客户端的驾驶员应该还不多。快的打车这几天的接单量还增加了15%。快的工作人员表示,影响还没有那么大。

调查:不少驾驶员转投约车服务

不过,在采访中也发现,更多的驾驶员开始转投约车服务企业。驾驶员李师傅车子近刚到期,考虑再三,他放弃了续开出租车的机会,去嘀嘀专车应聘了专车驾驶员。我一个开出租的朋友已经做约车服务有一段时间了,不需要份子钱,时间上也自由,挣得也不少,有时候一个月能挣一万多。但我开出租车,一个月如果生了一场大病,挂了四五天水,这个月我可能就要往里倒贴钱!你说开出租能不能挣到钱,能,但真的都是辛苦钱。了解到,滴滴专车驾驶员底薪三千元,每天至少六七单生意,而且近期滴滴专车对驾驶员还有奖励,所以即便是与公司分成,一个月下来收入也很是可观。更有正在开出租车的的哥去应聘专车驾驶员,准备早晚高峰开专车,其余时间开出租车。他告诉,之所以这样做的理由是早晚高峰出租车难开,挣不了多少钱,不如利用这段时间跑专车。他还告诉,他周围不少驾驶员也都在观望,如果这种模式比较挣钱,相信早晚高峰去开专车的驾驶员会越来越多。而这也意味着南京以后早晚高峰的车会越来越难打。

回应质疑

上班时可保证服务质量但下班去跑黑车无法监管

昨天,就市民关心的打车难、黑车洗白等问题,采访了快的和滴滴两家企业的相关负责人。

1据了解,按照城市客运的相关规定,从事客运服务必须要有营运资质,但专车服务通过租赁公司提供驾驶员的形式避开了现有的客运管理规定。

●企业回应:首先根据国家的法律法规,都是针对客运的,但我们不是从事客运的企业,我们只是一个平台。我们所做的,是把租赁公司、劳务公司、驾驶员、乘客等资源整合在一起。所以目前国内的法律对我们来说,的确是空白的。

2电商企业在驾驶员招聘、人员管理方面到底有没有准入和考核机制?驾驶员筛查机制有没有?乘客乘坐怎么放心?

●快的:首先快的一号专车价格是普通出租车的倍,其次一号专车只跟租赁公司和劳务公司合作,不面向社会招募私家车驾驶员。我们的市场定位是中高端人群,提供的是差异化的服务。一号专车有一整套服务标准,包括为乘客提供免费的矿泉水、车载wifi等。我们也为车、驾驶员和乘客购买了保险。

●滴滴:驾驶员都是和汽车租赁公司签订的用工合同,被聘用后每月有固定底薪加提成。同时,每接一单车,会自动向滴滴专车基金中注入一元钱,一旦发生事故,除了保险公司,专车基金也会进行理赔。

3推出约车服务,存不存在与出租车驾驶员抢饭碗?

●企业回应:目前我国每个城市出租车的运营牌照由政府控制总数量发放,普通私车不能申请,市场准入缺乏自由;出租车的计费标准也由管理部门统一划定。个性化、定制化的需求完全没有得到满足。电商平台目前通过自身优势,来满足这一块的市场需求。这是两块市场,我们认为不存在抢饭碗问题。

4有市民质疑约车服务是为黑车洗白?另外对于出租车驾驶员早晚高峰租车服务,你们有没有限制?

●企业回应:我们可以保证驾驶员在工作时间内提供的服务是优质的,但下班以后我们无法监管。目前交通法规对于租车服务这块是空白的,我们也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出台相匹配的法律法规来进行监管。像黑车问题,首先租赁公司的车不是黑车。而您刚才的白天开租约车,晚上开黑车,这也并不是约车服务带来的。而对于出租车驾驶员加盟租约车,我们认为应该只是少数。不影响整个市场的分配。

其他声音

南京的哥微博连续发文认为租约车或可倒逼行业改革

滴滴与快的,每天在南京叫单总量约十万次,这对缓解打车难、降低空驶率、增加营收,不知带来了多少益处。南京着名的哥写手大地红在微博上接连发文,支持专车服务前来搅局。普通市民面对越发紧张的打车难瓶颈已经等不及。交通部门一面为了讨好市民控制的士价格,一面在市场未确定调研时急促放量。增加的号牌却少人问津。大地红认为,约车服务对南京出租车市场带来的冲击,正在逐步显现,或可倒逼行业改革。驾驶员也会权衡比较,是天天交份子钱辛苦一个月挣几千块,还是不交份子钱,时间可以自由支配的好,也可以让管理部门真正站在驾驶员的立场上考虑考虑。一的哥说。

这个观点得到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顾大松的支持。他认为,在出租车行业垄断和严格监管之下,很多交通出行的市场需求可能被大量压抑了,现在很多驾驶员很辛苦,什么都要承担。其实约车服务给我们带来一个很好的思路。就像美国的约租车,不仅仅提供约租,同时提供物流等服务,他们叫做共享经济。这样就上避免了机动车资源浪费。同时业内人士也建议政府部门对使用专车软件的当事司机进行严格的备案,杜绝隐患。

■观察

滴滴柳青,也就是柳传志的女儿,日前在参加2014第四届中国(深圳)公交都市发展论坛演讲时,对外阐述了滴滴目前的进展以及未来的业务规划。她说,在中国就是不同的省份,不同的地区都可以有很强的地域性,地域性的差异导致了很多传统商业的模式是无法打通其中的壁垒,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年来中国的消费领域、技术领域、金融领域都有的企业,但是在交通领域却没有。但交通领域真的没有这个机会吗?坦率讲,以前这个机会为零。但现在这个机会已经出现。打车软件的野心显而易见,他们要打造一个综合的城市出行信息服务平台。用移动互联技术打通封闭的交通体系,成为一个交通领域的品牌。但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各种问题。

这些具体的问题包括黑车洗白、动了出租车驾驶员们的蛋糕、打车软件上安装加速器的监管问题、完善的驾驶员准入及培训体系建立监管问题甚至包括企业目前在做的大数据系统,其实是和目前江苏的交通部门GPS监控数据库等,是有重合的这些问题需要企业在迅速扩张的时候进行考虑和解决,也需要政府部门在出台相应政策时,要思虑周全、谨慎而行。既不能放任它在空白地带野蛮生长,也不可逆市场需求强力打压。了解到,南京出租车驾驶员的卸载打车软件行动仍在继续,扬子晚报也将持续关注。徐媛园

情感
手机
单机资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