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北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天和道场 14、出国办事

发布时间:2020-01-16 14:03:36 编辑:笔名

天和道场 14、出国办事

张易之前一直读史书,主要看正史,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判官这个江湖人物,接任判官后,才发觉不少人都知道,而李师叔显然是了解最多的人。他本身是祝前辈培训出来的,后来又是特殊站线的,级别很高,了解最多也是正常的。

张易愿意听,李师叔也愿意说,两人丢开酒杯,李师叔就从祝老祖的祖上开始谈起,一直说到祝瞎子兵解结束,张易也清楚了祝瞎子的传奇一生,当然中间还有不少师傅的事情。

祝前辈这么多经历,师傅是绝对说不出这么详细的,可能他自己都不清楚。

听李师叔说了半天,张易终于知道:判官成为仲裁,压根就是师傅的原因。祝瞎子和九香岛红门也就认识一下,再把师傅介绍给红门,然后就归隐了。

结果九香岛帮会遇到难题,就请师傅去帮忙,师傅看到涉及洋人的事情,就去管了一次,他们就尊师傅为仲裁者,师傅也就揽下了这个活,这几十年来,并没有闲着,还是处理了几件江湖大事情的,只不过这些江湖事,都不在国内而已。

现在这,却随着判官戒指,送到张易身上,现在这个也甩不掉了。

一顿饭吃了三个多小时,然后再换上茶水接着讲,师叔根本没把张易当外人,好容易遇到个能讲这些内容的人,话痨的开关一开,就关不上了。

也正是这么详细的讲述,让张易了解到,祝前辈和师傅,除了传说中的冷酷,都有非常温情的一面,全都是活生生的人,绝不是杀人机器。

讲完祝前辈和师傅,师叔还讲了他自己的经历,虽然他隐去了涉及到的人名,还让张易听得直咂舌头,这可真是密辛了。

在那混乱的岁月里,李师叔曾被林二的手下诱捕,押运途中,跳桥逃脱了,随后一直躲在九香岛,背着叛国者的罪名,还暗暗为国家做出很大贡献,也才能有了现在的地位。

两人一直说到傍晚,师叔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唠嗑,最后才讲到,这次让张易来的主要目的,需要张易去一趟美坚国,替他解决一件小事。

确实是小事,但不解决,就会变成大事了。

在拉撕喂加斯有个国内企业驻外办事处,新上任的经理是退役军人,他战友在美加国,见他调到美坚国了,就来找他玩。在他上班时,战友就去星耀赌场玩了一把,结果手气不错,居然把十万筹码赢到五十万。

赌场就怀疑他作弊出千,就派了个高手插进来,然后那个战友就一直输钱,最后居然输光了。那个战友看到自己输光后,插进来的人也不玩了,就长了心眼,第二天又到赌场去找那个人,结果发现果然是赌场里的人,他就知道自己被坑了,是赌场派老千去搅局,他才输得那么快的。

他一把就抓住那个人,问他这个赌场的人,干嘛去他那一桌搅局。赌场高手是个洋人,已经鉴定结束,被他抓住自己询问,根本不想解释,就叫了几个保镖过来,把他一抬,往外一扔了事。

这战友虽然五十几岁了,也不能打,却并不好惹,他是上过反击战战场的,是美加国圈仔中的人,还是圈仔在美加国打天下时的主要骨干,擅长爆破。圈仔在美加国,和黑道分子争夺地盘,都是巷战,他却把炸药包放在钢锅里,再用炸药炸出去,打出迫击炮的效果,关键是准头还特别准,八十米内,指哪打哪。这是改变巷战模式的大杀器,黑帮迅速败退,他的炸药包是起很大作用的。

他现在已经隐退,做消防器材生意,却不代表他没有脾气了,来赌场玩一下,却被老千设计了,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还被抬出赌场扔掉。这当然不能就算了。

他和经理是战场上的过命交情,都是只做不说的狠人,经理一听说这事,直接就到黑市上收集炸药,准备炸了星耀赌场。

偏偏星耀赌场有个华裔股东叫高杰,是红门大佬,门路很广,很快就得到消息,说被他们赌场扔出的那人,正在黑市上收集炸药,高杰连忙让人传下话,绝对不能卖,结果随后从商场的录像中,查到两人已经买了不少摩丝等化学制品。

星耀赌场这才感到害怕了,对于爆破高手来说,这些化学药品,随便就能变出炸弹来。

等赌场一查两人的背景,也坐蜡了,因为这两人是有能力,有胆量,干出炸赌场的事情。收集炸药绝不是玩玩的,是真要炸赌场的。

赌场就找到办事处,要求谈判,却发现两人已经躲起来了,躲起来前留了个信封在办事处,上面只有一句话:“登报道歉,或者电视台道歉,让我们看到,否则没完。”

这个条件,赌场是要砸招牌了,当然不肯答应,就派人去找两个人,当然也是没找到。

张易问师叔:“那我怎么找这两个人?你想处理出什么结果来?”

师叔递了一个纸片给张易,说:“你到了美坚国后,打上面这个,就能联系到那两人,圈仔也欠判官的人情,应该能听你的,星耀赌场里的红门股东你自己联系,只要你出面说合,两方都得买面子。我只要不爆炸,原因嘛,只要一炸,那个办事处肯定被调查局搜查,这就不好了,这次算我请你帮忙。我们的人不能介入处理,否则是欲盖弥彰。”

随后,师叔又把圈仔欠判官人情的来龙去脉又讲了一遍,张易心里也有了底,就说:“这么看来,我要找点其他事情进入美坚国,这样才合理,东隐人已经知道我了,美坚国情报人员肯定也知道了,我一动身,他们肯定要用望远镜看着我的。”

师叔就说:“这就要你自己安排了,这点小事难不倒你的。”

张易就说:“我就走一趟了,反正我的道场,也要进军美坚国,到了啦撕喂加斯地头上,那个红门大佬还是先见一面比较好,刚好能够问问道场落脚的事情,这事情,一个月内没有问题吧。”

师叔说:“赌场现在戒备森严,他们不敢冒然露面的,我们还有人看着,关键时候可以挡一下,一个月应该没问题的。你反正尽快就是了,现在北美圈仔还没有介入,一旦介入就更乱了。”

张易就说:“看来我还要高调进入美坚国才行,不然就显得隐秘了。”

师叔就说:“就这么点事了,随便你怎么处理了,你是吃了饭再走,怎么样?”

张易就说:“您已经累了,早点吃饭休息吧。”

张易回到健康小煲,看着开车的平头青年说:“小王,你还没有吃饭吧,下来吧,吃完再回去。”

张易回来时,只有司机送了,那个接自己的黑西服没有跟过来。小王很爽快就答应了:“我一直坐在车上等着,这再回去,还真错过了饭点,我就不客气了。”

张易就说:“客气什么,有空常来玩,我们这里可是有个老兵的,你一眼就能认出来。”

小王进了健康小煲后,对着人群一扫就找到秦松,看到秦松也在看他,就快步走过去,啪得行一个军礼,“班长好。”

秦松在他走过来时,就知道他要敬礼,已经站起来,等他敬礼后,立刻回了一个军礼,把手放下后,才说:“我已经退伍两年了,来坐下吧,小陆,打两份饭,菜都要双份的,来了两个大肚子。”

等吃完饭,司机小王就告辞了,留他喝杯茶都不肯。

秦松知道张易的事情很杂,这次又是便衣军人送回来的,不说就不要问,就开始泡功夫茶,请所有人喝完再上楼去。

自从张易拿了一箱子茶叶后,所有股东都喜欢上功夫茶了,反正送张易茶叶的人很多,根本喝不完。

张易坐着看秦松表演功夫茶,一边想着怎么去拉撕喂加斯。听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转头看到小陆两个妹妹正在聊天,看到他小妹妹陆卓婷,就想起孙静,两人气质很像,都是特别自信的女孩。

因为天和道场让出场地了,孙静考完试也没有过来,就留在他舅舅俱乐部里训练。而上次打时,孙静正在中原州看比赛,说俱乐部选手参加搏击风海选,选中的勇士,到七月下旬,就要赴拉撕喂加斯比赛的。

托克托县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业牛皮癣医院好
经济日报:干细胞医疗有望迎来发展黄金期
清远白癜风医院地址
肇庆癫痫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