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北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李金羽微笑接受下课事实唔能承担嘚责任僦湜

发布时间:2019-11-10 22:02:32 编辑:笔名

  担任主教练仅仅一年,李金羽便黯然下课。 资料图/Osports

  李金羽辽宁沈阳人,1977年7月6日出生。1993年11月,入选健力宝少年队,次赴巴西留学,随后又赴巴西两次。1998年7月,健力宝青年队解散,李金羽回归母队辽宁队,同年9月,被租借至法甲南锡队踢球。1999年7月重返辽宁队,开始其甲A生涯。2003年离开辽足加盟山东鲁能,2007年打入联赛100球成为中国史上人。1997年1月开始,李金羽一直是国家队的常客。2011年1月5日,在鲁能俱乐部宣布退役,随后短暂担任国家女足助教。2012年5月1日任中甲球队沈阳沈北俱乐部助教,2013年5月成为主教练,2014年5月12日下课。(-评论:浮躁的李金羽们当学韩国少壮派教练)

  李金羽没有想到,沈阳中泽俱乐部会在这个时候让他下课,他认为球队的困难(9轮中甲联赛只胜1场,在16支球队中排名第12)是暂时的,我去年接手时也曾有过7轮不胜,但终还是拿到了第6名。即便如此,他也只能接受被下课的现实,李金羽称自己会微笑着离开球队。去年5月上任,昨日被拿下,他说,自己能承担的就是下课。相关-李金羽微博宣布被下课 称没有不满心情不沮丧

  【满意】

  让球员体会到足球的快乐

  新京报:俱乐部让你下课的原因是什么?

  李金羽:可能是觉得我现在带队的成绩距离预期目标有些远吧。

  新京报:中泽目前的排名确实不太理想。

  李金羽:去年我带队时也经历过7轮不胜,但终我们取得了联赛第6名,所以,一支球队某段时间不顺利也很正常。我们刚开始客场比较多(截至中甲联赛第9轮,中泽共踢6个客场,3个主场),有些比赛基本上也都是输了一个球,没有出现被人打花的情况。

  新京报:你能接受现在的成绩?

  李金羽:至少从我个人来说是这样的。我年初述职时已经把球队情况分析得很清楚了:打好了进前6,正常水平排名应该在之间。我了解这支球队的情况,但这时没必要过多地解释和抱怨。

  新京报:你在微博上说自己没有不满和沮丧,真是这样吗?

  李金羽:真是这样,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我能把现在这批队员带成这个样子,就已经很骄傲和自豪了。你也可以去问问队员,我带给他们的不光是比赛成绩,而是让他们体会到足球的快乐,这也是我满意的。

  新京报:成绩不理想是不是跟投入不足也有关系?

  李金羽:只能说现在是一种正常的投入。现代足球就是一分钱一分货,但我没必要在这方面多说什么,我能承担的就是下课。

  新京报:做一年主教练就下课了,这会对你将来的执教产生影响吗?

  李金羽:不会有影响,我是带着笑容离开中泽队的,只有我知道自己过去执教这一年收获了什么。

  新京报:收获了什么?

  李金羽:组织球队的能力、人事关系处理的能力、带队训练比赛的经验、抗压能力都得到了提升。

  【感慨】

  足球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

  新京报:做球员时你有过辉煌的成绩,现在做教练要从头学起,难度大吗?

  李金羽:的确有很多东西不一样。我感觉这支球队被我带得还是比较不错的,所以我不会很沮丧、不甘地离开。有些事情我凭一己之力改变不了,这也没有办法。作为一个年轻教练,积累经验比什么都重要,失败就像人生道路的一块石头,不管怎样你都要迈过去。不过到今天为止,我都不觉得自己是失败的,不选择我的人应该会感到遗憾。

  新京报:做了一年主教练,的感触是什么?

  李金羽:我觉得我未来有能力去挑更重的担子。

  新京报:你决定要走教练这条路?

  李金羽:这条路能不能走下去还要看别人是否给机会。不管怎样,都不能放弃学习,世界杯马上开始了,我会很好地享受这届世界杯,观看精彩比赛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我一直在路上,只是走得快慢而已。

  新京报:你们那批球员很多人退役后开始做教练,你觉得你们做教练有什么特点吗?

  李金羽:我们肯定是中国足球教练圈子的希望。中国足球现在的环境已经这样了,我们需要慢慢学会承载、承担。即便有时候会受委屈,但也要放在肚子里,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不过我们都不是神。你想让我们刚一转身就变成穆里尼奥似的教练,也是不太可能的,穆里尼奥也得需要有强大的支撑啊。

  新京报:那么,你在中泽获得的支持比较有限?

  李金羽:我没有抱怨,真的没有抱怨。我还是那句话,一支球队光靠我一个人是不行的,而且这支球队刚刚要往上走的时候我们之前是跟排名第1、第2、第3的球队连续打了3场比赛

  新京报:外界有种说法,有时带队打中甲比赛甚至要比中超更难,你有这种感觉吗?

  李金羽:那当然了。(中甲比赛)有时客场因素太多了。老板是掏钱人,他们希望取得更好的成绩,希望能既开心又高兴地玩足球,但足球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

  【成功】

  执教一年一直以球员为本

  新京报:你们那批球员特点都很鲜明,现在到了低级别联赛,好球员就不多了。

  李金羽:球员资源现在确实匮乏。有的时候,我们对中国足球确实也太着急了。就好比一个教练员要想改造一支球队,只有半年或者一年的改造期,确实太难了。所以,我现在下课一点都不遗憾,还挺高兴呢。

  新京报:你的意思是解脱了?

  李金羽:那倒不是。我之前也说了,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要想把现在这支球队带成我梦想中的球队,确实太难了。没有时间、没有人、没有钱,你很难把一支球队打造成像曼城、切尔西这样的球队。

  新京报:你理想中的球队应该是什么样的?

  李金羽:我理想中的球队,是一支有一定战斗力的球队,能踢出拥有自己魅力的足球,不是说非得一定要夺冠或其他什么的。

  新京报:你对自己的教练生涯有没有明确的规划?

  李金羽:在我看来,学习就是规划。作为年轻教练,我真的需要不断地学习。但我也不会把足球当做我生活的全部,走火入魔地去工作。我觉得只有把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才能把一支球队带得井井有条。

  新京报:在国内和国际足坛,有没有你比较崇拜的教练?

  李金羽:暂时还没有。说没有不代表我自大,而是不希望把自己的执教模式定在某一个人的框架里。我不会主动去模仿那个教练,我现在还是按照自己的感觉去走,不断学习和充实,慢慢往教练方面去靠。做教练这一年多,我觉得自己成功的地方,就是一直以球员为本。

  新京报:除了看看世界杯,接下来还有什么打算?

  李金羽:暂时没有了,回家之后多休息休息,旅旅游。

  本版采写/新京报赵宇

资讯
经典案例
石家庄星座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