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北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随身武帝第三百二十六章成为焦点

发布时间:2020-01-29 08:28:16 编辑:笔名

随身武帝 第三百二十六章 成为焦点

程飞看了一眼,消失在头发中的烟烟,跟着木木亦青彼此相互一笑,才把目光转向边上几人说道:“袁弘毅,安阳名,安阳昊,东丹纤,你们的朋友多吗?”

“朋友?”四人茫然的说道。不知为什么少爷会有如此一问。

“是的朋友,或许等等去傀儡族的遗迹入口,那里有你们的熟人。”程飞道。

“少爷,以我们散修的身份,其实我们几乎都是没有朋友,最多有些人只能算认识,还谈不上朋友,但也寥寥无几。”安阳名几人异口同声的道。

“少爷,我虽然是控兽门的大长老,其实也差不多,在门派中只要没什么大事,大部分的时间是来修炼。如果说能碰到控兽门的话,希望,少爷能看着我的份上,能帮一把算一把。”袁弘毅带着渴求的语气说道。

程飞还没开口,一边的安阳名抢着说道:“袁大哥,你放心,以少爷的脾气肯定会帮的。”

“你们都这么说了,我还能不帮吗?袁大哥你放心,能帮我一定帮,不过以你现在的实力,只要不是七阶的实力,你都有希望直接秒杀对方,这个忙,看来还是落在你自己身上了,哈哈~”程飞对着袁弘毅调侃的说道。

“袁大哥,我们现在都是六阶的实力,而且还有着‘神通'的存在,凭借现在的实力,几乎能和六阶顶级打平手。而袁大哥你,说不好,七阶的强者,可能都会被你一招秒杀。”安阳名道。

“这...”袁弘毅一听,有些愣神,但下一刻,已是满脸的坚定。

“好了,好了。”程飞笑看着众人,说道:“我们在这里,说这些也没用,等等如果真的遇到什么棘手的事,听我号令,不要随意动手,我们是去凑热闹,而不是去和人争抢,现在还是先到遗迹入口再说。”

“是的,少爷。”众人异口同声的点头称是。

“既然如此,走!”程飞极为干脆的控制着十丈大的飞毯,向着天际飙射而去。

不多时,程飞几人乘坐着飞毯,缓缓的停靠在少说有着百艘飞船外围。

虽然程飞几人有意不想引起众人注意,但此时,程飞独一无二的飞毯,跟这些飞船,成了鲜明的对比,却是想不引起注意都难,几乎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在场之人,打量着程飞的同时,程飞也是暗暗的打量着他们,入目之中,眼前有着各式各样的飞船,几乎每艘飞船最少有着二十丈的长度,它们保持着一个高度,没有一艘飞船往下一些,或往上一些,在丈许大的传送门周围,围成一个千丈大的圈形,且每艘飞船,似乎都是有意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互不干扰,互相戒备。

而程飞没想到的是,自己想低调也低调不起,一上来,尽然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一时,只能硬着头皮,迎着一双双,讶异,疑惑...的目光,笑着对着众人说道:“嗨,大家好,你们不要管我们,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本少爷只是,带着几人来看热闹的。”

呃!

众人被这无厘头的话,听得有些懵了,本来看到灵物飞毯,再加上飞毯上,除了这看似一幅少爷样子的少年,只有四阶实力,其余的几人,都是有着六阶的实力。

至于为什么一看这少年是少爷,那便是这些六阶实力的武者,极为恭敬的站在少年面前。

一看就知道是哪家的少爷,现在听到他的话,更加的确定心中的猜测。

一时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的,尽然没有一人开口说话。

程飞一看众人无人说话,不知从哪里拿出一草根来,叼着嘴上,撇嘴说道:“你们啊你们,都是怎么了,本少爷只是来看热闹的,你们自己忙自己的吧。”

话音刚落,有一人,突然的叫出了声:“众位,众位,我们站在这里互相对视,也不是个办法,难道真的要打的你死我活,才进入遗迹,这样不是便宜了别人?”

这声音刚响起,本来目光的焦点是程飞几人,霎那间,移到了说话之人身上。

这让程飞,心中跟着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其实刚刚被无数双目光注视着,心中还是微微的有些紧张。

不过虽是如此,但也是没有乱了阵脚。

这时,跟着众人的目光,不自觉的移向说话之人,见此人,是一个看上去,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子,他迎风屹立在一艘有着三十丈长,灰色的飞船上,其身后莫约有着七八人,和他差不多年纪的中年男女,穿着清一色灰底长袍,一眼看去,便知道是以这人为首。

不过他们人人都有六阶以上,尽然一个五阶都是没有。

程飞看着这一幕,也不奇怪,因为从刚刚环视一圈,已经是发现周围众人实力的大概情况。

几乎人人有着六阶实力,而五阶的实力,却只有一少部分。

就在这时,恍然间,程飞觉得说话的几人,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却又是想不起来,只是程飞以为是错觉而已,便没有去追根问底。

而这时,一道声音又是响起:“时牛志,你们极阴谷,尽然把隐藏暗处,全部的高手,都叫了出来,难道不是为了抢夺遗迹里的宝物吗?”

时牛志笑着说道:“怎么,难道,你们荒门,不是一样,而且本人还听到,你们荒门,为了扩大荒门的影响力,这几年,你们在世俗里,大肆的招收弟子,难道以为我们都是瞎子吗?”

说道这时,顿了顿,环顾了一圈,道:“你看看周围的哪个势力,不都是派出了全部的高手?难道在场的众人,不是来夺宝,而是来看戏的?”

这极阴谷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他的一说之下,大部分的目光,转向了站在最外面飞毯上的程飞几人。

看着无双道狐疑的目光,程飞心中来气不已,本来众人的注意力,已不再是自己的身上了。

而现在似乎又被这“祸水”移了回来,再次成了众人的焦点。

真是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

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尘肺病康复中心怎么样
九江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包头重点牛皮癣医院
南通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杭州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