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北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官场现形记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43:21 编辑:笔名

前言  王局长新官上任,一大清早,他穿上一套价值6000元的西装,夹上4000元购置的公文包,临出门前,停了一下。  这个县农牧局的局长来之不易,他花了整整20万元,20万元哪,花出去,要再挣回来!当时他在乡镇任镇长,花了公家十几万,还借了一部分,家庭为此经济拮据。  妻月芹送上来说:“老王,不再吃点儿了?”王局长应着:“不了!”要走出门的一瞬,他的目光掠过了妻的脸。满脸的皱纹,五官显得不大端正,正是这个没有相貌的女人是他升官的资本。二十几年前,他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转业军人,没文化没关系,被分配到这个县上给一个领导开车,这时有人给介绍了月芹――县组织部部长的女儿。他的机遇由这个女人开始。现在,他能说她什么呢?他甩下一句话:“我走了!”出了门。  大街上,春日的阳光和煦地吹照着万物,杨树柳树的叶子一片片舒展在空气中,几枝桐花悄悄地绽放在枝头,预示着桐花季节的到来。  “嘟!”手机响了,王局长从车窗外收回思绪。一个女人不客气又很轻柔地问:“我给你说的事你还记得吗?”他回答:“我记着,尽快办。”这是农场一个年轻的女人,叫小翠。几年前他认识了她,那时王局长觉得她长得很漂亮,老婆面相的丑陋叫他总觉得心理上很难忍受,每当看到别人身边清秀脱俗的妻子,他都会在心里生发出一种羡慕。各人的福气不同啊!不过,遇到小翠之后,这种空缺没有了,她弥补了这个不足。前一阵子,小翠说,她弟弟初中毕业,叫他给安排个工作。  拼搏从这一天开始。    章新官上任三把火  新官上任三把火:换人、查帐、拢络人心。王局长坐在太师椅上,心里筹划着,今天开个会,先认识一下局里的人再说。  在今天的局机关会上,王局长慷慨陈词,表示来了以后要重整纪律,赏罚分明,知人善用,关心群众生活。碰巧办公室主任要结婚,王局长一听,马上就沉默了。  机关会刚一开完,王局长调整人就开始了。快退休的纪检书记走来,说:“王局长,我看办公室主任李勇那小子不顺眼,父母都是农民,没啥社会关系,要他做什么!他原来关系也不在这儿,借调到局里干了几年。”李勇,王局长想起来,小伙子个头不高,一脸憨厚,一看是个老实人。听说材料写得不错,又很能吃苦,只是家庭状况很差。他想起前些日子出门去求人办事,县经贸局的局长有个外甥叫宋平,复转军人回来了,想叫他帮忙安排一下。好歹也是经贸局局长的亲外甥,得给安排个有头有脸的。这个就这么定了,于是说:“换了就换了!”随后,他调整了整个机关几乎是所有的人,在不到三天的时间里。所有的股长、成员都换成了新的,和他有亲属关系或其它各种关系的,没有关系的不用,甚至开车的司机。他把以前给自己在乡镇开车的司机雄关叫来,雄关了解他的心,什么时候叫老婆,什么时候叫情人,什么时候在,什么时候走开,他都知道,根本就不用说,这样称心的司机还难再找到第二个。  帐上是怎么回事呢?王局长叫来财务人员,这两个,会计王涛是他的朋友的孩子,出纳是情人小翠,他把她不到三天就弄到了县上。这样以后就更方便了。可是这两个人都摇头,小翠没文化,王涛亦如此。不过这让王局长很开心,手下要都有文化了,那人家就会看不起他这个没文化的局长。平日,他看不起的就是那些有文化的人,有什么地方还跟人不一样?!王局长发了话,说:“不会算帐,花钱请人查!”  夜深了,明月下,整个农牧局的办公大楼灯火辉煌,查帐工作正在紧张地进行。王局长坐在办公室里,一支接着一枝抽着烟。前一任的胡局长,不仅没给他留钱,还亏空了几十万元。各类胡局长已经签过字,表示“同意支付”的票据,还不知道有多少,反正帐上没有钱。王局长想,黑心的家伙!比我还心黑,咱看谁能黑过谁!  办公室主任李勇临派到下属单位去之前,找到王局长。他在负责办公室工作的时候,前任胡局长吩咐,先用他自己的钱垫付,给单位花销了6000多元,其中有电话费、会议费、办公经费开支等。王局长扫视了一下票据,那上面有胡局长的签字“同意支付”,还有其它相关领导的“情况属实”,说:“以前的事就不用提了,过去的事还提它干什么!”边说边把票推到一边。李勇抽着烟,一言不发,他在办公室写材料,写了整整6年,又是下苦爬格子,又是花钱给单位办事,今天落到这样的下场。  王局长拒付无钱支付的帐务,凡是单位帐上没钱的,以前的帐票他全不认,这样,他的工作从零开始。  王局长在前任办公室主任李勇的婚礼上,说:“我来了以后,将关心群众婚丧大事。”再次重申了自己是多么的亲民爱民。他把一张又破又旧的50元钱递给李勇的新娘子,以前他听说这女孩子大学毕业,在县工商局工作,今天见到才发现,她居然还长得很清秀。  王局长心里想,李勇这小子!随后马上平静下来,这有什么呢?    第二章不择手段弄到钱  从此,王局长整天忙着考虑的,是钱,有了钱,他就可以带上情人去旅游,也可以带上妻儿各处去逛,还可以……钱真是个好东西,花到哪儿哪儿舒服。他一想到拥有了钱,身上每根汗毛都是舒展的。  今年农牧局安排了几百条路段,县上将村村通工程按部局分了工,他们单位承包了160个村子,要在村道里修上水泥路,把每个村子连起来,形成一张网。活儿给谁干呢?王局长思索着,这几天来找他的工队有好几个,每个来都说给他开多少钱,到底给谁又称心又放心呢?里面有个是老婆的侄子,不过,他光说包活不开价,活儿能白给他吗?虽说是亲戚,钱上也还是要算得清的。这两天老婆老是唬着个脸,女人嘛,就是个女人!  王局长躺在浴池里,一个年轻的女人,轻轻地给他搓洗着,按摩着,他闭上了眼睛,任凭女人温软的手在他的肌体上轻轻滑动。这手好软好绵啊,让他忍不住了。钱真是个好东西,有了钱就可以享受到女人!  电话忽然响了,手机的铃声将他叫回到现实中,是刘县长打来的,说:“我有个兄弟想包条路,你给安排一下。”王局长忙说:“没问题,您直接叫他来找我!我现在就在办公室。”他一边起来,一边穿上衣服,顺手甩给那女人200块钱。  女人拉住他,不肯叫他走。王局长说:“等我挣到钱,再来看你!”他向来对女人惜香怜玉。脚刚一迈出门,他就愣住了,他的老婆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门外,直瞪着他。王局长反应很快,慎定自若,说:“老婆,今天和县长说了个事,他刚走,我也就准备到办公室去见个人。”月芹不说话,看着丈夫衣冠楚楚的样子,想着这是在政府招待所,在这里吵架,叫人笑话,影响丈夫以后的前途。司机一见,忙上前去打叉,说:“嫂子!王局长给你买了些好吃的,放在后车箱里,我给你送回去!”  王局长趁机下了台,他长长舒了一口气。干这事虽说10几年了,可像今天这样差点儿叫老婆抓住,还是头一次。好险!  回到办公室,县长说的那个李洪还没来,他一个人想清静一会儿。今天老婆怎么好好的跟踪自己呢?心想静都静不下来。唉,他长叹一口气,自己眼看着快50岁了,论家庭观念也还是有的,他常对人说,咱是完了,可我要叫我的孩子有出息,要比人强!  “笃笃笃!”有人敲门,打断了王局长的思绪,门半开着,一位三十来岁的壮小伙子笑着走进来,问:“我叫李洪,刚才刘县长打电话说了的?”王局长一听,忙伸手示意他坐下,说:“对,请坐!”县长的兄弟他不敢得罪。王局长问:“请问您是县长的什么人呢?”来人说:“我管县长叫野姐夫!”王局长一惊,知道此人得罪不得。  李洪轻易包下了三条长达100公里的水泥路,而且王局长还答应给解决资金问题。李洪是个聪明人,很爽快地说:“竣工之后,给你提利润的三成,县长得三成。”王局长喜笑颜开,心想这刘县长还有个好兄弟,会来事。  至此,凡是跟钱有关系的,无论是哪个想升官当个股长、主任而或是想提个副科,来人都得先送上钞票。谁想安排亲属进单位工作,也是按送钱多少决定分配,送的钱多,分好点,送的钱少,分差点,这不用说。付出的和得到的成正比,有什么不对吗?他一边收钱,一边给县老爷们送钱,觉得这就是生活。    第三章妾受宠老婆泼醋  钱真是个好东西呀!眼看着单位帐上的钱日益丰厚,他几年里争资金跑项目,硬是向省、市、县上要来几千万元,这让他的手头颇为宽松。至于钱要来了怎么花,他有他的另外打算。  五月里草莓上市了,王局长在新落成的锦绣花园小区为情人小翠买了一套新房子,并装修一新。  一天,王局长问小翠:“我对你不错吧!”他想小翠因为自己得到了幸福。小翠一撇嘴,并不领情,说:“你大我20岁,能给我做爸爸!”王局长说:“哪天我带你到北京去玩玩,再逛一趟大上海。你想要什么给你买什么。”并且他说到做到,几次假借出去考察学习的机会带上小翠四处游玩。会计是个聪明人,一个人只顾自己东逛西逛,不管王局长的事。  这时候的王局长可谓春风得意马蹄轻。正当他幸福地享受生活的时候,忽然这天中午小翠的丈夫范军来了,他坐在他的对面,问王局长:“打算怎么办?”王局长马上明白,他从办公桌抽屉里摸出一条好猫烟,递给范军。范军不领情,那样子跟他没完。楼道上过来过去的都是人,人头撺动,都在看这场好戏。王局长一急,掏出腰上的手机,递给范军,价值6000元,心想,这下能满足范军了吧!你自己没本事守住老婆,老婆跟人走了,你来找我?你能挣到钱老婆跟我干什么?他这样想着,没说出口。  范军是个赌鬼,见钱眼开。这手机引起了他的兴趣,他拿来,东按西捏的,白了王局长两眼,走了,边走边想,男人女人嘛,不就是那么一回事!  天晚了,王局长三个月里次回到了家,自从给小翠买了新房子,他已经好久没再回到自己老婆的跟前。今天要做个好丈夫,他告戒自己,这样也算能对得起这个同甘苦共患难的女人。  沙发上妻的脸阴沉着,让他大吃一惊,怎么了?王局长寻思着,中午单位的事老婆知道了?不可能吧,谁有这么大的胆?他敢!那么老婆是如何知道的呢?他很快排除了一切猜忌,又快乐起来,小翠老婆早就知道了,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女人嘛,玩玩而已,就像花钱买玩具一样,老婆毕竟还是老婆嘛!近是对老婆有点儿疏远了。  他赶紧凑上去,亲热地挨近她的脸,说:“老婆!”月芹骂他:“滚!”王局长装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问:“怎么了?”办法忽然就有了,口袋里还装着前两天出门去给小翠买的8000元的钻戒,还没来得急给小翠,现在派上了用场。他笑嘻嘻地拉过妻的手,要给她戴上。老婆说:“滚远点!”一甩手,钻戒铛啷一声滚落到地板上。王局长愣住了,妻用手捂上脸大哭。  妻哭个不停,一边说:“我和孩子算什么?你成天和小翠泡在一起,把这个家当什么了?”一见老婆哭,王局长反应过来,忙上前去哄着说:“近我忙着争资金、跑项目,成天和县老爷们在一起,哪里有时间啊,我都几天几夜没睡过觉了。挣了钱还不是为了你和孩子,儿子眼看着要上大学了,学习是个辣子酱,没有钱怎么叫他去上名牌大学?到时候还不得拿钱上,我不挣钱,儿子怎么办?”一说到儿子,女人不哭了。对,她有婚姻,来拴住男人的心。那个女人再怎么着,也是个屋外人,怕她什么!于是说:“你记得就好!”  夜深了,王局长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有两个女人是幸福的,也是辛苦的。成天跟做贼似的,早知如此,还不如当初就娶个称心如意、真情实爱的。“胡思乱想!”他又骂自己。以前贫困的家境,穷的像鬼,有这个资格吗?夜深了,窗外传来蛐蛐的叫声。    第四章官场现形二三记  近王局长好烦,立秋后的闷热搅得他心里乱七八糟的。小翠近是越发不像话了,在老婆月芹的默许认可下,在单位气焰嚣张,连副局长都不放在眼里,到处命令指使人,好像单位她是管家婆。女人没文化就是没水平,下次,一定要找个有文化的。  没几天,来了个中专毕业的女学生,叫王灵,长的也还有几份姿色。女子聪明绝顶,从进单位那天王局长一个眼神,当晚她就主动打电话约他出去吃饭。王局长心想,安排她在办公室负责机关事务就不错,免得他以前安排的经贸局局长的外甥――宋平那蠢东西,成天只会和人吃喝玩乐,一提到写材料,就急着花钱雇人。农牧局这么个大部局连个笔杆子都没有,传出去叫人笑话。王灵不错,又是自己人,既然她乐意奉献,那自己又有什么不愿意呢?  王灵几天后就成了办公室的副主任,安排局里的事务,宋平成了一个摆设。可这让小翠很不满,才几天的功夫就想换一个,我小翠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这天,她居然在办公室里找了个借口和王灵打起来,互相扯着头发撕打成一团。气得王局长在一边团团转。  “停下来!”他一声怒喝。两个女人呆若木鸡,站在原地,地上撒落着头发。“以后再打架,谁先打人先开销谁!”他扔下一句话出去了。   共 1126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要是患有附睾炎能吃鸡蛋吗
黑龙江专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的癫痫专科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