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北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异界兑换狂人 第四百二十八章 对峙

发布时间:2019-12-07 10:48:19 编辑:笔名

异界兑换狂人 第四百二十八章 对峙

就在江寒犹豫不决之时,背后却是忽然传来一阵强烈的波动,空气漾出一层层肉眼可见的波纹,差点将两人掀一个跟头。[

“什么情况,是要对我们发起攻击了吗?”舒朗有些紧张的扭头,却是瞬间呆住了。

只见那一直悄声息的墓碑,此刻忽然变得气势惊人,将其方圆十丈范围内的所有植物都化作飞灰。

与此同时,它的速度飙升,眨眼间就临近了二人。

“我告非!”江寒面色大变,他和舒朗根本来不及躲避,只是一刹那墓碑就到了两人的头顶。

正当二人都浑身气势涌动,打算拿出保命的东西时,动作却同时一滞,而后双双面露疑惑。

那墓碑并未在他们头顶停留,而是继续向前……确切来说,是左前!

说来也奇怪,墓碑所经之地,寸草不生,地面变得光秃秃,然而江寒二人却是没有丝毫损伤,令人不解。

“看起来,它是朝着那神尸去的……”舒朗愣愣的看着那几乎和瞬移一般的墓碑,喃喃道,“难道说,墓主就是那神尸?”

江寒皱了下眉,“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我总觉得,不应该是如此。”

正在这时,那神尸黯淡光的双眸中,骤然变得一片血红,身上仅余的一点神芒消失不见,转而涌起浓郁的乌芒,缭绕身。

他浑身上下都发生了变化,一道道黑色的神秘纹路浮现体表,干枯的头发根根直立。

神尸沙哑的嘶吼,犹如一头凶兽,死死盯着悬浮在其前方的墓。

“这……还是神吗?”舒朗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神尸的身上。已经没有任何能和神联系起来的字眼,如一头绝世凶魔。

“当然不是!”

江寒眸中泛着奇光道:“这玩意经过尽岁月,产生了微弱的意识,空有神的躯体,却没有神的力量。”

就神尸和墓对峙的这种情况,江寒产生了两种猜测。

第一。神尸就是墓主,然而却从墓中爬了出来,而墓却一直在寻找神尸,想要让其回去。这种情况下,与其说神尸是墓主,不如说是墓是用来镇压神尸的!

第二,神尸和墓主处于敌对关系,二者互相针对。

而论哪一种情况,江寒都可以明确一件事。那就是……完成任务,并非是一点也不可能的

只是他不敢确定,这墓到底对自己二人有没有恶意?

本能上,江寒对于神魔秘境中的一切都抱有警惕心,可偏偏他丝毫感觉不到墓对他的威胁。

这很古怪,江寒不得不谨慎。

“喂……我说,你该不会是想要去插一脚吧?”舒朗敏锐的察觉到江寒对神尸的态度和之前有很大不同,脸色顿时就变了。“虽说他没有了神的力量,但毕竟也是神。你……”

“是神尸。”江寒纠正。

“有什么区别吗?”舒朗翻了个白眼,“你认为我们可以对神的尸体造成伤害?”

“不试试怎么知道?”江寒眸中精光四射,背后情剑噌然出鞘,握在手中。

舒朗顿时瞪大了牛眼,“你认真的?”

江寒没有回答,而是盯着那神尸。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你赢了!”舒朗嘴角轻轻抽搐了一下,他扭头看向对峙的神尸和墓,眉头微挑,“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嗯……”

江寒点头,目光很是深邃。

“说来听听。”舒朗摆出洗耳恭听的架势。

“我觉得……”江寒紧盯着那神尸。缓声道,“这神尸的战衣和武器都不怎么值钱,你可能看不上……”

舒朗微怔,而后瞬间反应过来,怒道:“滚蛋!别想着独吞,一人一件!”

“这么说来,你是同意出手了?”江寒似笑非笑。

“我……”舒朗言,说实话,有两件神器在眼前,又怎么可能不动心?

要不是爱惜小命,他早就扑上去抢了!

“说吧,怎么干?”舒朗咬牙,保命之物他也有,失败的话大不了就用了。

然而一旦成功,那就是一件神器啊,真正的神器!

江寒沉吟一瞬,用目光示意舒朗看那神尸和墓,道:“眼下的这种情况,想必你也很明了。”

“神尸和墓是对头,它们之间肯定会有争斗。所以主力是墓,而并非是我二人。说白了,我们只需在侧掠阵,享渔翁之利……”

“等等!什么是渔翁之利?”舒朗打断了江寒的话,疑惑问道。

“呃…呵呵,这个不是重点……”江寒现在可没有兴致给舒朗讲“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故事,他干笑一声道,“重点是,我们能否对神尸造成伤害?”

“你好像少说了重要的一点。”舒朗蹙眉,“就算我们可以对神尸造成伤害,那么如何确定,墓不会伤害我们?”

“不能确定。”江寒很光棍的摇头,他耸肩道,“我只是从直觉上来看,墓不会攻击我们。”

事实上,他是想赌一场。

的确!

江寒根本不能确定墓对自己二人是好意还是恶意,正如他所说,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直觉,那墓是向着他们的。

是的,这很古怪,但江寒却想要去相信。

“该死的直觉!”

舒朗低声嘟囔,他深吸一口气,手上蓦然出现一柄巨锤。

他轻轻的摩挲着,就想在抚摸心爱的情人,“兄弟,很就要有一场恶战,你可要争气啊……”

江寒稍稍瞥了一眼,感觉那柄巨锤很不凡。

“不过,应该还比不上情剑。”江寒心中暗自说道。

正在这个时候,那一直对峙的神尸和墓忽然动了。

神尸低吼,如一头意识的野兽,浑身都泛着乌芒,犹如凶魔,一杆有着斑斑锈迹的战矛撕裂了空气,点向那墓。

饶是隔着足有百米的距离,江寒二人却有一种刺痛感,仿佛被战矛的锋芒刺伤。

轰!

只是普通的一击而已,虚空就崩塌,那战矛上乌芒闪烁,深邃的黑暗令人心悸。

这威势太可怕了,隔着百米距离,江寒仍有一种被压得喘不过气的感觉。

真的可以击杀吗?

江寒不由产生了疑问,双方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他丝毫不怀疑,那战矛轻轻一挥,就能让自身的躯体崩碎!未完待续。。

甘肃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贵阳哪里治癫痫病好

大连市旅顺口区中医医院

通河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小孩感冒咳嗽流鼻涕怎么办
三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啊
儿童长期轻微咳嗽
儿童咳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