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北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山西例外70电力企业亏损

发布时间:2019-10-13 03:30:35 编辑:笔名

山西例外:70%电力企业亏损

“现在电厂存煤只有5万多吨,可以维持天的使用量。”另一端,山西省太原市第二热电厂(以下称“太二电厂”)燃料中心书记尚锡仁颇为无奈。

从2009年底的“煤荒”到现在,太二电厂煤炭库存一直维持在天。在电煤紧张时,只有两天存煤量,第三天用煤没有着落。

缺钱、缺煤是山西电厂的两大难题。为降低燃料成本,太原第二热电厂根据燃煤来源及发电机组实际情况,开始尝试燃煤掺烧。

“所谓燃煤掺烧,通俗说就是‘白面与黑面掺杂’,将优质煤与劣质煤掺和,达到一定的热值标准。例如将高热值火车煤(大于22兆焦/千克)按一定比例掺用劣质煤,热值调整到每千克19兆焦~21兆焦。目的就是降低成本。”太二热电厂负责人告诉。

知情人士透露,为了维持生存,山西境内80%的电厂采用掺烧劣质煤、低热值煤、煤泥手段。然而这种降低成本手段,带来了一系列安全隐患。

由于实际燃烧煤质远远偏离设计煤种,设备磨损严重,锅炉掉焦灭火事故频发。山西省电力工业协会统计,今年一季度发生锅炉灭火事故21台次,同比增加13台次;电发生非计划停机86台次,同比增加25台次,最大非计划停机容量达到410万千瓦。

“因为电机组非计划停机、缺煤和煤质差等因素,一季度山西电力缺口达到100万千瓦。为弥补缺口不得不向华北回购电力,满足山西电力的需要。”山西电力工业协会副理事长李建伟说。

李建伟介绍,截至2009年底山西省发电装机已达到4080万千瓦,其中火电装机占全部装机98%。目前,省调2800多万装机不能满足1700万电力负荷需求,1/3电厂电煤库存低于警戒线。

“山西火电企业已经到了十分危险的时候。如不及时采取措施,不排除系统瓦解造成大面积停电事故的可能,必须引起高度重视。”李建伟担忧地说。

而从整个电力行业盈利情况来看,据中电联统计,2010年一季度全国火电利润54亿元。

山西例外:70%山西电企亏损

亏损在山西省内电厂蔓延。除煤矿自办电厂、煤电一体化电厂外,几乎所有山西电企都亏损,五大发电集团在晋电厂也不例外。

“山西火电企业从2006年开始就大面积亏损。2009年五大发电企业已扭亏,并实现了196亿的盈利。但在山西仍然有70%以上的火电企业亏损,全年共计亏损40亿元以上。”李建伟说,“放在全国范围来看,山西是一个例外。”

太原第二热电厂隶属于大唐国际山西分公司。虽然贵为央企,但是大唐国际山西分公司经营状况并不可观。该公司一季度经济分析报告显示,一季度公司利润总额完成-2522万元,同比增加22427万元;发电量完成62.95亿千瓦时,较同期多发电量16.40亿千瓦时。

“2009年分公司的经营状况更为糟糕,一季度亏损2.5亿元,全年利润4.14亿元,2008年亏损高达16.9亿元。太二电厂2009年亏损4亿元,2008年亏损7~8亿元。”太二电厂负责人告诉。

尽管如此,在一季度经营状况分析会上,大唐国际山西分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王元春仍乐观地称:“在煤价大幅上涨的形势下,一季度各项经营指标均好于去年同期,实现了首季开门红。”

注意到,在一季度经营分析报告文字版中,开门红一词加上了重重的双引号,颇有几分无奈和尴尬。

大唐国际分公司经营状况之所以有没有恶化,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位于山西晋城的阳城电厂。山西省阳城电厂2007年投产,装机总容量将达到330万千瓦,主要用于向江苏供电。

“阳城电厂到江苏的上电价为0.38~0.39元/千瓦时,而山西上电价为0.315元/千瓦时,因而经营效益相对较好。0.06元的差距是企业亏损和盈利的边界,山西上电价只需要提高4~5分钱,电企便能实现盈亏平衡。”李建伟说。

低电价遭遇高煤价

在李建伟和众多电力企业人士看来,“山西火电企业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山西火电企业失去了过去低煤价、低运费优势,上电价太低。”

在计划经济时代,山西的电厂因坐拥一座座煤矿而享受了多年的低价煤。为了考虑区域间平衡,山西发电企业上电价低于其他省份0.1元/千瓦时。

随着煤炭价格的提高,“计划电”和“市场煤”矛盾加剧。“山西电厂承受能力降低,省外电厂对煤价的承受能力至少比山西电厂高200元/吨。这导致外省电厂高价从山西购煤,也导致山西电厂无煤可购。”李建伟说。

山西电力协会统计,2006年山西省火电企业的到厂标煤单价为298元/吨,2007年到厂标煤单价为360元/吨,2008年一季度就上涨到460元/吨,6月上涨到600元/吨,2008年全年平均为550元/吨,2009年全年煤炭标煤单价为536元/吨。

“煤价的上涨,使公司资金压力加大,公司方面正在千方百计落实资金。电厂方面派更多的人找煤,争取实现煤电联动、脱硫电价上调。但在不断攀升的煤价面前,实现煤电联动几乎是妄想。”大唐国际山西分公司燃料中心人士说。

此外,山西省力推的煤炭重组整合,改变了山西电力企业的生存环境。 在过去几年里,山西小煤矿凭着低廉的价格、灵活的生产和运输方式,赢得电力企业的青睐,一度成为山西省电厂的重要合作伙伴。

在山西,一度形成“小煤窑供应省内电厂,大型煤矿供应省外电厂”的供应格局。根据山西省煤炭工业协会统计,2008年山西省大型煤炭企业供应当地电煤的比例不足15%,而小煤矿的供应比例则在70%以上。

“有小煤窑低价电煤作为基础,山西电厂没有后顾之忧。在资源整合之前,电厂处于绝对的主动地位。在煤矿老总与电厂负责人的酒会上,煤老板求着电厂买煤。喝一杯酒,就是一车煤。”一位电厂负责人这样描述当时的得意情形。

在这种市场环境下,大型煤矿企业纷纷向省外供煤,省外电厂价格承受能力比较强,而且以签订长期合作协议为主。

然而,煤炭资源重组整合使煤炭供应形势出现逆转。一些以地方小煤矿供煤为主的电企不得不异地采购煤炭,由于只能采用公路运输,不少企业异地买煤的运费超过了火车运到上海的费用,电企运费优势也消失殆尽。

“山西煤炭资源集中在大型煤炭企业手中,在价格谈判上电企处于劣势。现在一些电厂只能勉强维持运营,亏损仍在继续。”李建伟感叹道。

目前,山西省电监会牵头向山西省政府提交了山西电企经营状况的报告。但至今仍未得到政府部门的回复。

政府驳斥补贴说

山西电力企业亏损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亏损的原因在于企业自身,还是归咎于政策的缺位?

作为山西省电力企业的代表,山西省电力工业协会建议国家及时调整山西的上电价,使山西的上电价达到合理水平;建议山西省政府对火电企业进行补贴,整顿煤炭营销秩序,坚决打击煤炭掺假行为;学习陕西等省经验,对省内火电企业的煤炭供应,实行最高限价,并保证供应;鉴于山西省装机容量供大于求,建议拿出部分电量开展竞价上的实验;建议政府有关部门搞好电源发展规划,防止电源项目盲目发展。

对于上述建议,山西省经信委官员出面反驳称:“倘若给电力企业以补贴,那么其他行业是否也给以补贴?上游电价上涨后,下游产业成本势必将增加,这也是考量国家电价调整的一个因素。煤炭已经投放到市场,如何用行政手段干预?”

“电价调整是应该的。电力是国家掌控的重要商品,价格现在不能市场化。企业必须在现有的条件下挖掘潜力,提高自身的竞争能力。为什么在相同的市场条件下,有的电厂亏损,有的却盈利?”上述官员质疑。

他举例称,山西大唐运城电厂(4×600MW装机容量)一季度非但没有亏损,反而盈利。“运城位于山西南部,是山西境内唯一一个缺煤城市,但大唐运城电厂却实现了盈利。他们寻煤足迹延伸到山西中部、陕西、甘肃、内蒙,这与企业自身的经营方式息息相关。”

因为有大唐运城电厂作为典型,山西省特将“2010年第二季度电厂发电目标调控会议”安排在运城召开。

一位与会山西省政府官员说,之所以选择在运城召开目的是让电厂反思,“为什么在相同的市场情况下,电厂的经营状况各异?有些电厂决策者经营理念需要改变,不能单纯依靠政府获取煤源,而应积极地去应对市场的变化。”

事实上,对于山西电力企业亏损的呼声,山西省政府方面一直不很认同。“如果是亏损,电厂为什么不断扩建、新建发电项目?”山西经信委官员问道。

根据了解,华能阳城电厂、古交电厂二期、国电长治热电厂、大唐阳城电厂三期项目、太原第二热电厂七期扩建工程等一系列项目正在筹划之中。

“从电厂投资扩建的速度和规模来看,电力企业心里是有数的。投资建厂的前提是做好项目投资收益预算,电价、煤价测算,如果无利可图,电厂恐难以支撑不断扩大的投资规模。”上述官员说。

对于电厂投资规模的扩大,李建伟认为:“电力企业怀揣着电价调整的期望,国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企业亏损,亏损只是暂时的。”

微商城多少钱
免费微商城
微商城平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