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北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最强法宝商 第187章 宫贤亮的惊讶

发布时间:2020-01-17 01:28:12 编辑:笔名

最强法宝商 第187章 宫贤亮的惊讶

“啊!”陈德吃了一惊,问道:“为何?”

难怪他会吃惊,因为以xiǎo兰的资质,要争取乙级弟子资格都很困难,更不用説要争取甲级弟子资格了。

xiǎo兰的选择就是:她不寻求加入天台宗。

xiǎo兰从容地、轻声地説道:“加入天台宗后,在前几年,每天里都有半天要为宗门劳作,自己空余的时间就少了,而且呢,宗门的章程约束也是不少。不比得现在,自由自在的。人家可不喜欢太多的拘束。”

陈德劝道:“加入宗门就有了身份,不比得你现在这样。而且,遵守宗门章程后,自然可以得到许多修炼资源,找到适合自己的修炼法诀,在修真之路上可以走得更远。”

xiǎo兰却是正视着陈德的双眼,説道:“公子难道嫌弃xiǎo兰,所以让xiǎo兰去天台宗谋得一个身份,好让xiǎo兰离开这里吗?”

陈德一愣之后,赶忙道:“完全不是那个意思。xiǎo兰,我这是为你的前程着想啊,你有了天台宗修士的身份,就可以在修道、求长生的路上走得更远啊!”

xiǎo兰双眼看着他,她很轻、很坚定的声音説道:“公子你可知道,有一些人,修道、求长生并不是他们最重要的事情。”

陈德对xiǎo兰放弃争取天台宗修士身份,感到惋惜,就诚恳地説:“xiǎo兰,你现在放弃这个机会,等你年纪一过,再想进入天台宗可就没机会了。你要想清楚了。”

xiǎo兰笑道:“公子放心了,xiǎo兰想得很清楚。xiǎo兰不会后悔!”

陈德为xiǎo兰放弃进入天台宗感到可惜。

可是,他不了解的是,虽然xiǎo兰也是很想进入天台宗,但是,为公子更好地做事,就像现在,在德宝斋里她忙前忙后地,到了傍晚,就和张叔一家一起准备晚饭,就像一个管家婆一样的,这才是她最看重的。

她喜欢这样的忙碌。她喜欢她所做的事,给公子带来帮助的感觉,越能帮到公子,她就越是开心。对现在的日子,尤其她现在已经能修炼了,她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如果加入天台宗,受宗门修士的身份限制,她反而不能尽全力在德宝斋做事。

因为,对她来説,能不能帮到公子,那才是重要的,而长生,只能摆到第二,第三的位置。所以,她才会有刚才的那一番话。

不是只有你们男人才重情义,像我这样的女子可也是重情义的呢!看着公子离去的背影,她在心里这样轻轻地对自己説。

xiǎo兰正式跨过修真门槛后,陈德算是圆满地完成了一件大事。开始着手其他要紧的事情。

他悄悄地找来宫贤亮,然后,在密室中交给他两样东西。

与张之良一样,宫贤亮惊讶莫名。

因为,陈德交给他的,是两套功法的法诀。而且,这两套功法都是上乘的法诀。

一套是实用、技能类的法诀,就是辨风术法诀。

另一套却是精妙的土系修炼法诀,灵幻厚土诀。先不説灵幻厚土诀修炼时,炼化土属性的灵气的高效和精妙了,就是它所带的两种法术,就让宫贤亮兴奋不已。

一是它所带的灵幻土遁术,其遁速在土系遁法中,绝对名列前茅。二是它所带的灵幻分身变形隐匿术,在战斗、设伏中,威力强大。

灵幻厚土诀,这样级别的法诀,如放在在天台宗,也是不轻易传授于人的。非得经过宗门考验,对宗门忠心耿耿,经过宗门手握重权的高层批准,要不然是不能获得传授的。

这灵幻厚土诀、辨风术,是陈德此次解宝城之行,除开触摸到风之道意之外,另一项重要的意外收获了。

这两种法诀自然就是得自于饮马河许家的三许了。

许兆林、许兆奇、胖子三人,在缀上陈德时,就认为陈德注定是一个任他们拿捏的软柿子,没有多大防备之心。因而,身上的储物袋里,就带着他们的大半家当。

尤其是许兆奇,他在南城门处拦住许兆林和胖子时,完全就是以游玩、看热闹的心情,一定要与两人一同追上陈德,以满足他的好奇,以及增长他经历家族的背光事务的经验,他不但毫无防备,而且还随身带着如此珍贵的法诀。

这灵幻厚土诀,是许兆奇在突破到拓海境后,许家的尊长特意为他准备的,也表现了他们对他的厚爱。

为他谋到如此上乘的法诀,也是对他如此年纪就突破到拓海境,成为了家族未来的希望,而给他的极好的奖赏。

作为依附地藏宗的修真家族,饮马河许家,要谋到这灵幻厚土诀,也确实不易。他们花了大价钱,走了不少门路,才从地藏宗获得这灵幻厚土诀的授权资格。

他们万万没有料到,许兆奇的这次解宝城散心之旅,竟会出这么大的意外,不但性命不保,还使得这灵幻厚土诀,便宜了一个他们根本不认识的天台宗的xiǎo修士。

陈德从解宝城返回天台宗的这一路上,根本就没有一diǎn心思,去查看自己灭三许这一战中的战利品,当时唯一的心思就是尽快返回宗门。

他回到宗门,安定下来后,这才开始diǎn检自己的战利品。

他拿给张之良的那一堆法器,并不是这一战里最大的战利品,反而是这灵幻厚土诀。

这套法诀的价值,远远超过其余所有战利品的价值相加的总和。

陈德查看这套法诀时,越往下察看,越发了解这套法诀的精妙和难得,也就越发地清楚:被他干掉的许兆奇,在许家的地位和受重视的程度。

陈德的心情也愈发沉重起来。

因为,他知道,自己与饮马河许家之间的仇结得有够深的,因为饮马河许家未来的希望之一,被他毙于刀下。而且,许家是那种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修真家族。这样的仇家可是非常难缠的。

了解这些后,陈德定下心来,分析了一番自己与饮马河许家的纠葛态势:

他所具有的优势就是,对方还不知击杀了许兆奇、许兆林和胖子三人的修士的身份。

他还可以将自己隐藏在暗处,而饮马河许家在他心里的地位已经完全确定。

目前,他的劣势非常地明显和巨大,就是他和德宝斋一样,所拥有的实力在许家面前,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他自己就亲眼见过许家的两位虹丹境修士,意味着饮马河许家有两位以上的虹丹境修士。

而他自己只是一个xiǎoxiǎo的展窍境修士。目前的实力对比,可谓天壤之别。

不过,他也不是孤立无援的。毕竟,他有着天台宗甲级弟子的身份,而饮马河许家依附于地藏宗,也就是与天台宗敌对的修真家族。宗门自然不会对他与饮马河许家之间的争斗不闻不问,陈德在适当的时机是可以以宗门的力量为后盾的。

只是,自己现在修为、地位低微,在宗门也就人微言轻,想依靠宗门庇佑护得自己周全,也就不太实际,主要还得靠自己。

故而,他定下自己针对饮马河许家的策略是:尽量让自己处于暗处,保持隐秘、低调,徐徐图之。

至于其他的战利品。

许兆奇的储物袋里灵石就有二千多,另外两人的灵石加起来勉强与他持平,光灵石,陈德就收获了五千多。怪不得饮马河许家的修士这么喜欢打劫、下黑手。

拓海境修士所用的丹药、疗伤药物,也是许兆奇一人所有,大致就抵得另外两人储物袋里的数量。而符箓、灵才、炼器材料等物,也大致如此。可见,许兆奇在饮马河许家的地位与其余两人截然不同。

陈德把这两套法诀,各自认真地抄写了一份,这才叫宫贤亮过来。

之所以要将这两套功法传给宫贤亮,就是因为这两套功法,都非常地适用于暗影类的行动,将是暗影行动的极大的助力。

而且,执行暗影类行动大多都是在隐秘状态下,易于隐藏使用者的身份,让饮马河许家不易查到蛛丝马迹。

宫贤亮一下子收到了两套上乘法诀,幸福的感觉简直就是突如其来,他高兴得都有些发懵。

虽然他只要突破到拓海境,基本上就能从宗门处获得瞬风无影诀的传授,但是对他而言,多一套同一级别的法诀,意味着他在修真之路上又多了一个强大的助力。

尤其修炼灵幻厚土诀后,可以施展的两个法术,对于他执行风隐宫的任务,以及暗影类行动时,将带来极大的帮助。

激动之中,对这两套法诀的来历,非常好奇的宫贤亮,就问陈德是怎样获得的。

陈德没有瞒他,就把他从解宝城返回宗门的途中,他与三许之间的跨境之战,以及面对虹丹境修士许亿山时的险境,都告诉了他。

宫贤亮一开始还觉得难以置信,因为以一敌三的跨境之战中,他不但全毙对手,而且还毫发无伤,这样的事,説出去的话,没人会信。

但是,眼前实实在在握在他手里的两套法诀,却又是最好的佐证。

四川省肿瘤医院怎么样
广州新海医院怎么样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医院
聊城妇科医院哪里好
厦门治疗盆腔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