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北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菊韵短篇小说玩笑婚约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2:14:46 编辑:笔名

(一)  七十年代末那几年,政治人物们都跟着为大的不断地患着抽风病。几天一个花样,几十天一个运动。远的从反右、大跃进、反右倾、四清延续到仍然“轰轰烈烈”进行着的“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反正只见宣布运动开始,没有见那个运动宣布结束。开始,人们还跟着头脑发热,敲锣打鼓狂呼乱喊。后来慢慢也没有多少热情了。紧挨着我们的大人物一个个都成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头子反了党,这个M的思想到底是要咋样的?小人物们无所适从了。反正天天饿着肚子,也没有多大精神跟着大喊大叫了。  山上一个叫四家塬的小村子,挂在子午岭突出一点的小咀尖上,一线连着大路,三边深壑大沟。村里初小的窑洞里,昏暗的煤油罩子灯周围,三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民办教师珍贵,大队会计军民,学理论工作队半脱产队员文涛,围坐在土炕上,中间铺着一张旧报纸,吃着珍贵在家里老瓮捞了切好,调了些盐的一老碗黄脆的浆水菜(酸菜),猜拳行令,喝着民办教师从代销店灌来的八毛七分钱一斤的花酒(散酒)。  这个报纸上天天高喊“国际国内形势一派大好,整个形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的时候,青年人的娱乐活动除了天天排队在麦场上扯着嗓子喊那些滚瓜烂熟的样板戏、革命歌曲,一起学习小靳庄外,就没有什么花样了。晚上,工作队员远离老家抱不了爱人,民办教师守校不能回去昵媳妇,大队会计还是光杆一条。黑糊糊冷清清没有地方去,都是年龄相当的半脱产文化型的农民。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理所当然就慢慢成了形影不离的一伙了,那时候还没有“四人帮”那个称呼,不然叫三人帮恰当了。在一起打牌下棋看小说,云天雾地谝闲传。  这天晚上,天气有点凉。哥三个“两个好”“五魁手”……一通乱战,快二斤酒进了肚子。酒酣耳热,一齐兴奋之极,没有了阶级斗争那个可怕的顾忌,见多识广的工作队员文涛带头,另两个附和着,骂了他妈的不种庄稼的“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狗屁理论,议论了评法批儒,说了张春桥、江青,天安门事件,周总理,天上地下都记不清说了多少可怕的话了。  后来,工作队员大口吃了一通浆水菜,压了压接近喉咙的酒气,向着民办教师珍贵说:“你那个闺女长得真心疼,几岁了?”“两岁半了。”珍贵抬起头,不解地回答。文涛说:“我的儿子三岁了。咱俩当亲家吧。”珍贵随口应道:“好呀,咱俩脾气相投,门当户对。我女儿将来出了这个偏僻小山村,嫁到你们山外的大塬上去多好?”  大队会计军民听见,高兴得拍腿喊妙!赶紧重新斟酒:“来,你俩一人三杯,喝酒就算定亲了!”几个人兴冲冲地互碰连喝。  意犹未尽,军民说:“按咱们这里的规矩,定亲须要行财礼的。干脆一次办理了吧!”另外两个连喊“当然!”  文涛这个半脱产干部的月工资也就二十几块,恰好刚刚领下了一月工资还没有捎回家去,一把掏出,递给了会计军民:“你就当个红媒吧。”  军民接过看了看,把二十块往珍贵的上衣兜里一塞,把那些零币又丢到文涛的手里说:“谁能记下你那些麻烦的小数目?”  接着兴气越高,又喝了一阵。三人都酩酊大醉了。  第二天一大早,都赶着忙了自己的事情。后来文涛调去了山前的大村子去了,珍贵问军民:“那二十块钱咋办?”军民说:“都是弟兄们,迟早见了还他是了。”  一来二去,时间长了都忘了。  谁知道,这一场酒喝得,埋下了几十年后的天大的麻烦。    (二)  那时候二十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民办教师珍贵把钱装了些日子,实在手紧就先用了。工作队员文涛过后有些后悔不该酒后胡闹,也不好张口讨回那二十块钱。回到家里千辩解万坦白,才给妻子说清了来龙去脉。三个人没有一个人把那个酒后的疯言狂举当回事的。  一晃二十多年过了,当年的三个年轻人都进入了沧桑中年,小会计军民当了村支部书记,民办教师珍贵经过努力转正成了乡初中副校长,只有工作队员文涛有出息,进入干部队伍,拼磨成了副县长。  珍贵的女儿雅兰小学中学大学一路顺风,出落成了才貌双全的大姑娘,毕业高分应聘担任了县城一中的英语老师。文涛的儿子应学长得也仪表堂堂的,就是不爱念书,文涛两口子走后门逼着读了高中,实在高考无望了,只好走捷径当了两年兵,复员安排在一个吃皇粮的单位开小车。  雅兰在这个小县学府的讲台上一露面,立刻艳惊全城。几次参加县上组织的讲演比赛,更是展现了不凡才貌,引得王老五们一窝蜂地穷追猛求。雅兰立志考研暂不考虑个人问题。对追求者一概婉拒,从不赴约。门房赵老师和雅兰的爸爸珍贵副校长曾是同学、同事,义不容辞地当起了义务保护神。把那些闻风而来的小混混们赶得远远的,把许多正经求婚的劝得远远的。王老五们望校门而不得而入,又不能把年龄缩回去再挤进母校当学生。只好捡起早已经丢掉了的笔,借助书信,鸿雁传情了。每天赵老师给外语教研组送报刊的时候,都要给雅兰拿来一厚沓各种别致的封皮的信来。雅兰笑着收了,也不拆看,放在上学时用过的那个能拉着滚动的旅行箱子里。  应学工作后靠着父亲的副县长面子和社会关系,在单位也没有人敢正经约束他,上班由自己的性子想去去,想走走。领导用车找不到人了,就在外面雇一个司机出发,反正知道找机会向副县长一张口,给批的钱雇佣几十个司机也用不了。乐得利了顺水人情。应学就这样当着舒坦无比的司机,天天和那些街头痞子,公子哥们混在一起吃喝玩乐,撩猫斗狗,喝酒耍牌。一个人住着父亲给的三室两厅的大房子,花着后勤供应部长官爸爸兜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人民币,女朋友三天两头更新换面。几年挑得眼花缭乱一直定不下结婚对象。副县长两口子眼看着宝贝继承人年过二五仍然打光棍,急得热锅蚂蚁般想孙子。几次郑重其事的家庭会议催促,的接班人就是不热烈响应,副县长急死了!  一天晚饭过后,副县长公馆外面一声急刹车声,两口子知道宝贝疙瘩回来了,一起三步并作两步趋前欢迎。  特殊司机应学气呼呼进了门,冲着两个虔诚的信众喊道:“我要结婚!”  “和那个女子呀?”两口子喜出望外,赶紧打问究竟。  “一中那个叫雅兰的!”儿子气汹汹的。  母亲赶忙说:“好呀!就办,就办。”  父亲缓了一口气说:“那一天约了,来家见见。”  “她不愿意!”应学恶狠狠地说。  “人家不愿意,你还说结什么婚?”父亲失望了。  应学声嘶力竭喊着:“没有雅兰,我就永远不结婚了!出家当和尚去!”喊完,扑进房子“啪”的一脚踢关了门,在任凭两口子千哀万求,就是不出来。  儿子妈急得伤心哭了。唠叨着数落丈夫:“你还算人五人六的在县上算个人物,咱儿子缺胳膊还是少腿?长得不如人还是工作不向阳?家境穷还是社会关系差?一个教书的都看不上咱文学!”  “我总不能把人家女子拿绳子捆到咱家里来吧?”副县长无可奈何。  母亲仍然啰嗦:“谁家的女子,立身子那么高呀?”  “她爸爸是一个叫珍贵的小小的初中副校长!”应学在屋里接了腔。  “珍贵!”副县长两口子异口同声惊诧不已。  “不是你那一月工资定的娃娃亲吗?”副县长夫人首先说。  文涛副县长当然想起了那一回陈年旧事了。转身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点着了一支中华牌香烟,慢慢抽了起来。  副县长夫人见状,急得上前抢那支刚刚粘了嘴唇的香烟:“孩子那个样子了,你倒能沉住气!”文涛副县长把夹着香烟的手向一边躲过,说道:“你让我想想。”  副县长夫人回过身去,又拍打着儿子紧关着的房子门:“那个雅兰她爸和你爸早就给你们定了娃娃亲了!”  儿子听见了,一蹦三尺,咣当开门冲出,喊着:“真的?”  副县长毕竟是从政多年的人了,心里清楚那个当年几个青年闹的酒后胡话算不得事实。再说都什么年代了,还闹什么娃娃亲的笑话,传出去让人们茶余饭后笑话,多不光彩?  应学母亲说:“总不能白白丢了那一个月工资吧?那时候人弯着腰苦干一年还有一分钱得不到,要倒给队上找钱的。你扔了二十块,为了那年的口粮钱,我们作了多大的难你不记得?几十快钱定了娃娃亲后来结婚了的也不是没有。”  “这个我知道。我总不能上门逼着人家珍贵一家子履行那个玩笑一样的婚约吧?”副县长说着,又叫了儿子向前,问:“你真的死心塌地看上了珍贵家的女子了?”  “真的!我要是娶不了雅兰,我就不活了!”应学赌咒发誓,母亲赶紧上去捂嘴:“娃你咋说这胡话?”  “那咱就想办法促成!”副县长一锤定音。招呼母子二人坐下,全家人周密合计,定了三步走方案:  一、应学改邪归正,学好上班,正经追求一中英语教师雅兰;  二、文涛夫妇,亲自登门,向副校长珍贵叙旧央亲,顺便提及帮助雅兰解决一切实际困难;  三、万一不能完满,不能采取过激措施,再想其他办法。  一番密谋策划,决定分头实施。    (三)  四家塬村支部书记军民早就不在那个挂在黄土半崖的几户人家的小村子住了。县上一连几年的撤组并村,移民搬迁,散在七八处高高低低上上下下拐角旮旯的十几处的村民,都住到了乡里在紧挨柏油大路的一个村子硬挤出来的一大块平地里,新盖的统一规划的移民新村一线建起,农具牲口、杂七杂八都仍然在老庄里,有老人守着,青年们农忙了开着手扶、蹦蹦、摩托车赶去干上几天,就回了窗明几净的新公馆了。公路四通八达,凭着自己的能耐搞一些其他来钱的事情方便多了。  村书记就是村里的行政长官。军民吃了早饭,站在村子中央村委会前面的广场上享受唯我独尊的感觉。的确,这里的一尺一寸、一砖一瓦、一灯一线、一土一石,一丁一点,哪里不是自己上下奔波,求爷告奶,请客送礼凑在一块的?事情成了,人人都说好,其中的酸甜苦辣咸,谁有他体会深?  远远看见一辆黑色小汽车离开公路进村里来了。自从新村建成,省委书记都来过,小车进村已经是稀松平常了。支部书记仍然靠着电杆自我陶醉着。  “书记大人,想着啥美事呀?老熟人站到你家门前了,就不认了?”洪亮的声音打断的军民的遐思。他一激灵回过神来。  哎呀!大事不妙,县太爷站在了自己面前。对副县长文涛,他不生疏,不但开会坐在下面看过,就是县长公馆也曾经背着核桃大枣,野鸡鹿肉,清油小米一类的敲过门。主管文教卫生的文涛副县长不忘贫贱之交,也没有少帮忙。近还答应有机会帮着把村小学幼儿园建起来的。军民赶紧把面目凝成一朵花,趋前双手抱住了副县长伸过来的右手:“一早起来就连着刮东风,我就思量着有贵人要来了!真的灵验呀!这不?文曲星加了财神爷都附到县太爷的金体上降临了!”  “少贫嘴,我今天请客,请你作陪。”文涛副县长拉着军民走到车门旁边,不由分说一把推进去。  军民腿在车外别着说:“你不进寒舍了,也要允许我向家务院总理请个假吧?”  “兄弟,回头打个电话吧,再表现也不在乎这一会。要不回家走,拉上弟妹一块去!”一个女声接上话。军民抬头看。前排副座是县长太太。赶紧说:“算了算了,她哪能上这个台面?”  “那就下回吧,”副县长抬腿进车和支部书记并肩坐在后排。  小车一溜烟就到了乡上的街口停住,文涛副县长对军民说:“你去学校叫一下珍贵,不要说我,就说是一个老朋友要聚一聚,咋都要叫他出来。我就不去了,免得兴师动众的不好。”  不一会,军民拽着珍贵来了,文涛开了车门:“校长先生,快上车吧.”军民一看当然认识。懵然惊诧,萎缩着不敢上车。  副县长一把拉着,军民后面推着把哆嗦害怕着的副校长弄进小车。副县长数说:“怎么了?不愿意见我这个老熟人了?我还欠着你的一回酒呢。”  珍贵结巴着:“我,记,着。您的,那那钱......一直,没有机会,给,给你的。”副县长一巴掌拍着副校长的后脑勺:“说什么话?我可没有少蹭你那散酒喝!再提那点钱就没有意思了。今天只叙弟兄们的老交情,不许把我看成什么县长!要那样,我就生气!”  副县长夫人指点着小车一路跑,停在了临县的一座豪华酒店前面。  文涛轻车熟路,军民也不怯场,珍贵眼花缭乱,跟着门迎小姐进了早就留好的大包间。司机帮着夫人点好了酒菜知趣离开。  不长时间山珍海味摆满了一大桌子。招待问上什么酒,副县长不暇思索就说:“先上两瓶茅台吧。”吓得副校长珍贵差点把伸出来的舌头收不回去。也不敢说什么。  “夫人,斟酒,我弟兄三个今天一醉方休!用大杯!”副县长指挥。副县长夫人换了稍大的酒杯每人面前斟满了三杯。副县长端杯:“来,照老规矩,先对喝三杯再行酒令。”三个人碰了杯,喝干了三杯酒。夫人也端杯抿着酒陪同。珍贵觉得茅台酒有一丝稀饭烧糊了的味道。  喝了一轮,热起来了。副县长说:“按规矩年长的先行令,就从老兄我开始吧照人二十四杯,见了干三再翻番,四十八杯。”又从军民手里拿过酒瓶对夫人命令:“今天我们哥们喝酒,你是专职服务员,就负责公平倒酒,公正裁判。”示意招待小姐下去了。夫人连忙接过了酒瓶。   共 848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囊肿的预防方式
黑龙江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