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北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污泥安全农用需要怎样的标准

发布时间:2019-08-15 20:10:01 编辑:笔名

  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发布《近期土壤和综合治理工作安排》。文件首次公开提出,在农业生产中,应禁止使用含重金属、难降解有机污染物的污水,以及未经检验和安全处理的厂污泥、清淤底泥等。

  污泥作为重要的土壤污染源,制定怎样的标准是安全的?监测体系如何建立才能确保污泥标准被不折不扣地执行?对比研究我国与德国在污泥土地利用和土壤质量保护方面法规的异同,对污泥土地利用的安全性进行一次深入探讨。

  污泥行业内有一种说法:标准即游戏规则,参与制定标准就能在今后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这句话从技术推销角度看也许是如此。不过,从环境角度看这种认识是有问题的,因为环境立法的目标不是设立准入门槛或发放污染物排放配额,而是要确保人民健康生活起码的环境质量。

  谁对污染土地的状况负责?

  行为 与 状态 存在矛盾,被弃置对象(土壤)的法律主体及其不明确

  制定污泥农用的污染物限值有没有意义呢?当然有意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污泥只要满足了浓度限值,就可以在规定的施用量和长期限内敞开施用了。的限制标准其实是来自污染物的归宿地 土壤的健康状况,也即土壤质量标准所确定的目标。

  这就是环境立法中存在的所谓 行为 与 状态 的关系问题。

  1984年原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颁布了《GB4284-84农用污泥中污染物控制标准》,限定污泥施用的期限为20年,干基污泥施用量2000公斤/亩(30吨/公顷每年)。2009年,住建部颁布了《CJ-T309-2009城镇污厂污泥处置农用泥质》(以下简称CJ-T309-2009),将污泥分为A、B两级,分别对应食物链和非食物链,规定年累积施用量7.5吨/公顷,连续施用10年。

  就污泥土地处置而言,住建部代表的是污泥产出方,是 行为 人,它的目标是要将污泥运到农用土地中去。而这里的 状态 人是谁呢?应该是农业部或国土资源部,因为农用土地如果被污染,应该是他们的。但迄今为止,农业部或国土部未参与制定和颁布任何有关污泥土地利用的标准。

  不难看出,污泥农用标准的制定颁布本身,已显示存在 行为 与 状态 的矛盾。

  如果随意倾倒污泥,造成了土壤污染,按照我国现行的执法原则,全部在实施倾倒的 行为 人一方。但是,事实上,环境健康和安全不是行为人能完全负责的。一旦污染,行为人一般就是被罚款,极个别的可能还会蹲班房(如北京门头沟污泥倾倒案),但已造成的损害会持续(无法治理),而更大范围的环境损害仍会继续发生。

  2011年我国城镇污水处理能力已达1.36亿立方米/日,理论上每年应有3000万吨~4000万吨污泥产出,以目前现有的处置项目和能力考虑,大部分实际上仍在非法弃置中,弃置到哪里根本无法统计。

  其实,我国早在1995年就有了《土壤环境质量标准GB15618-95》,但大量土壤仍被严重污染,除了污灌外,还有矿区污染、石油污染、固体废弃物堆放污染(这其中就包括了污泥)、工业 三废 污染耕地,数量不容忽视。

  显然,矿区、石油、工业、城镇废弃物污染的行为,无法追溯到地矿部门、石油部门、化工部、冶金部、住建部这些部门,并让他们来埋单。换句话说,我国环境方面的立法如果仍以行为为对象,一个根本性的矛盾仍将难以解决:被弃置对象(土壤)的法律主体及其不明确。

  板子应打在谁身上?

  德国将管理落实在 状态 方的思路可借鉴,肇事者、土地所有者、占用者、继承者均须承担污染土地恢复、无害化

  在污泥处置方面,德国的立法有可借鉴之处。1998年3月17日颁布的《联邦土壤保护法》规定,被污染土地的肇事者、土地所有者、占用者、继承者均须承担将被污染的土地无条件恢复并使其无害化的。它将环境保护/土壤保护的管理落实在 状态 方而非 行为 方,对于法规的可执行性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德国立法的优点在于,以 状态 为基点,界限十分清楚。污染者付费作为一种原则当然是正确的,但当污染者无能力负责时,土地的所有者、继承者就对土壤安全负有全部、直接、不可推卸的。当所有者也没有能力负责时,公共资金即国家必须负责,但国家有权在土地出售时优先获得偿付。

  农业土地的经营者可以使用各种来源的有机质,污灌也好(水途径),有机肥也好(土壤途径),来自垃圾可以,来自污泥也行,但30年内的一切施用、检测记录必须完整保存。国家鼓励公民举报可能被污染的土地,由国家组织进行监测,一旦确认污染,必须立即停止使用,并自费恢复到未污染的状况。所以土地一旦污染,产权所有者的财产将意味着大幅贬值。在如此严峻的、严格的管理下,一般消费者自然不必有吃到毒大米的担忧。

2011年香港家居C轮企业
2010年福州教育综合上市后企业
花高价排长队茶饮消费者的付出究竟换回了什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