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北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空武第230章天武学院

发布时间:2020-01-29 10:50:01 编辑:笔名

空武 第230章 天武学院

天武大陆,武者学院的出现,可以说是逐渐打破门派、势力相争的局面,更加注重新生武者的培养、交流,

天武学院,体系制度的完善,不仅给武者界带來全新的修炼风气,更在无形中影响着其他地域与门派势力,

自从上届周老院长接任以來,天武学院就成为许多天赋子弟进修、检验的必选之地,这里不仅有系统的修炼指导,同时还有非常多的良性竞争,

然而自去年周老院长陨落之后,学院的气氛就一直难恢复以往;如今更是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学院的制度与名望都面临颠覆,

面对几名外來人员的狂妄挑战,來自各方势力的学员首次撇开成见、一致对外……

滴…时间回溯,场景变换:中州地域,中州城,武学院,

再次踏进学院大门,阔大空地依旧显眼;天武学院给人的整体感觉,学员虽然不多但是很开放;完全不会因非学员身份而被阻挡在门外,就算不办理入学手续同样可以自由参观,

了解到蓝星此行的意图后,zǐ云带领前往找寻祁俊时,也是突发奇想的出声问道:“天星,你说…我待会设立赌庄合适吗,看在先前那什么的份上,这次你可别……”

本以为蓝星会同意的,毕竟先前可破财不少,但沒想到还是被拒绝:“zǐ云,这次…还是不要吧,那些钱我…我会想办法的,”

听到那样的话语,zǐ云倒不乐意了,好像自己很小气一样,也就干脆大方的证明:“天星,你就放心的用吧,我都沒指望你能还上,若你真过意不去的话,以后记得跟晨哥说下,他肯定亏待不了我的,哈,”

下一刻,看到蓝星若有其事的点头,zǐ云发觉交流真的好困难:‘开玩笑就听不出來的吗,也对,影魂突然就离开,天星的心情应该不太好,’

想到上面的那点后,zǐ云便转移起话題:“天星,那我们…这就去找祁俊大哥吧,有他在…找人切磋应该沒问題,”

“等下,”突然的叫停声让人一愣,接着的话更是带來不解:“zǐ云,我…我想先去个另外的地方,”

滴…时间回溯,视角变换,

再次踏进学院大门,环顾着阔大的空地;相比于上次來的惊奇之感,蓝星这次有着另外的感觉;这些天会时常想起天武学院的周老院长,虽然与他素不相识但是内心却充满愧疚,

去年天兽森林的记忆随之浮现:‘如果沒有那场意外的森林大火,也不会引发与天兽族群的矛盾,就更不会有人因此而受伤陨落,’

面对zǐ云疑惑的目光,蓝星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如实告知,这就好似做了说不出口的坏事般,弄得心里非常的难受,

尽管姜晨说过这不是你的,但内心的愧疚仍是挥之不去:“zǐ云,听说周老院长…是位德高望重的前辈,我…我想借此机会祭奠下,”

zǐ云虽然感到奇怪,但也很快同意下來:“好啊,那我陪你去吧,”

滴…时间推进,场景变换:中州城,武学院,碑石林,

学院碑石林立的一角,尽管周围的环境清,但却有无言的肃穆,给人带來庄严神圣感,

某块石碑前,zǐ云看着那异样举动,脑袋中瞬间充满疑问,接着便不解的询问道:“天星,你认识这位老院长吗,”

否定的回答,给人带來无语的感觉,但是自己不做点什么,好像是有点说不过去:‘老院长,虽然我们并不认识,但你应该受得起的,那我也同样跪拜下,’

下个瞬间,

安静的祭拜仍在进行,身后却突然响起声音,带來无以复加的惊悚:“两位小友,有心啦,”

看到是位面色和善的老者后,zǐ云这才从石碑后面走出來,心里不由得暗道差点沒吓死:“那个…老爷爷,您好,请问您是,”

目光从石碑上面移开以后,面色和善的老者开始答道:“老夫是学院的导师,学员们都喜欢称呼我为…洪山老人,不知你们,”

“看你们的服饰,应该不是学员吧,”洪山老人这时接着问道:“你们的天赋都很好,不办理入学手续吗,”

“入学,,”zǐ云听到询问后,将目光甩向蓝星,示意由他來回答,蓝星也不负所望:“洪山爷爷,是这样的,我们…我们不能确定是否久留中州,所以暂时沒有那方面的打算,”

“哦,这样啊,”洪山老人显然还沒有放弃,接着也继续说出方便理由:“其实成为这里的学员,并沒有规定说非要留在学院,是否外出都可以自由选择的,”

面对洪山老人所说的好处,蓝星还是沒有任何的打算,这时也开始示意zǐ云离开:“恩,洪山爷爷,我们知道了,我们会好好考虑下的,”

看着那两道渐远的青年身影,洪山老人脸上微笑逐渐收起,同时内心也涌现出后悔情绪:‘本不该与他们接触,继续暗中观察才对,但看到他们在祭拜,还是沒能忍住……’

祈祷沒有打草惊蛇的同时,洪山老人觉得还是有收获:‘学院对年轻子弟的吸引力无疑巨大,但他们却表现得丝毫沒有受到影响;应该是不想办理手续时核对身份吧,毕竟学院不会招收來历不明的学员,’

滴…与此同时,视角变换,

入学手续再次被提及,蓝星这次也反应过來:‘自己并不需要办理入学,但并不代表zǐ云也同样;记得他很早以前就想來,所以很可能自己阻碍他,’

理清上述思绪后,蓝星这时提议道:“zǐ云,如果你想办理入学的话,不用考虑我是否要入的,我准备等晨哥回來再说,”

先前还觉得跟蓝星是铁哥们,如今就听到他想要撇开自己,zǐ云觉得很有必要表明立场:“天星,我是很想來这里,但我在意的并不是学院,而是在这里进修的小萱,她对我…就像小月对你…那般重要,”

想到如今的处境,向往憧憬的期待,瞬间转变为苦笑:“只不过…她对我好像有些误解,都是我师傅那糟老头,非要我隐藏什么天赋,害得她…以为我老是不思进取,”

完全沒想过zǐ云还有这么愁苦的一面,就在蓝星想着怎么來安慰的时候,zǐ云倒自己先从伤感中跳了出來:“哈,先不说这个啦,看…我们到了,祁俊大哥的宅院,”

刚看到祁俊迎出來,zǐ云立马高声喊道:“祁俊大哥,我又來找你咯,嘿…,这次我还带了天星,有事要找你帮忙哦,”

东昌府区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合肥长淮医院预约电话
西宁治疗白癜风哪家专科医院好
宁波治疗盆腔炎医院
怀化专业治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